• 我們今天會記錄。

  • 好,我知道,聽說你的慣例是這樣。

  • 但是大家可以編輯十天之後再公開,所以如果覺得有什麼不適合媒體知道,就改成比較溫和的字眼。

  • 好,我們只要不要網路直播就好。

  • 沒有,沒有,我們不信無預警直播這一套(笑),直播前一定會問過大家。

  • 怎麼開始呢?最早期其實是跟高嘉良碰過幾次,後來有幾次你與他在華山對談的時候,我們有跑去,本來希望可以幫上開放基金會一點小忙,但現在還沒有很具體。

  • 剛好前幾天Paul碰到副院長,然後就談到Juiker在行政院通訊上應該要做什麼事比較對,他就立刻說我們應該請教才對,所以我們今天來多聽一下有沒有什麼建議,我們初步剛剛在路上想說要如何跟你討論比較好,也就是那個過程要如何討論,因此我簡單先講一下Juiker,因為不知道您知道的訊息有多少。

  • 入閣前有一位顧問,也就是行政院顧問,希望我一定要用Juiker,而且不能用別的通訊方式跟她聯繫。

  • 很久以前在資管處,後來在新聞局,我們每個禮拜一起工作的一位老師,當時我根本還沒有入閣,所以就被迫灌了Juiker(笑)。

  • 從你的措詞就知道(笑)……

  • 我不用LINE跟WhatsApp,也不太用Messenger。

  • 其實我本來幾乎不用IM的,大都是email,等於這個是我第一個被迫灌的IM。

  • 高嘉良也是這樣。你們共同的特色?基於你們的專業?

  • 當然,有時候對方一定要用skype,我不好意思拒絕,只好開skype,可是我的手機平常不會開skype。

  • 為什麼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是在Snowden案以前就做加密通訊的,所以其實很知道哪一些軟體會被哪一些人聽到的這一件事。

  • 像我之前不用LINE,是因為沒有點對點加密。後來LINE是說有加上了,可是那時我已經養成用別的點對點加密IM的習慣了,所以也沒有回去用LINE。

  • 我覺得主要是資安上的一些考量,這個是最主要的考量。

  • 總之,後來就用了Juiker,但只有一個人可以講話(笑)。

  • 還是顧問一人?

  • 後來入閣後,是有所有首長Juiker自動加入的金色群組,可是裡面也都沒有訊息,我就灌了、也加了,可是完全都沒有看到訊息。

  • 後來有一天去立法院備詢的時候,我跟鄧振中老師是兩位不用上台的,因為我們沒有督導部會,我們就拿筆記型電腦去立院,用很快速的iTaiwan網路遠端工作(笑)。

  • 因為iTaiwan本來限速是1Mbps……

  • ……我覺得在立法院那邊有特別架設?

  • 不是,那個是吳政忠老師今年跟科會報辦的政績之一,就是把iTaiwan的限速拿掉了。

  • 所以我剛入閣的時候是1Mbps,可是後來的一個會期——就是上一個會期——iTaiwan就變得非常順。

  • 像我們民眾是不知道的,大家還是繼續罵iTaiwan。

  • 對,要網路宣傳。

  • 大家還是會恥笑。

  • 對,現在已經全面撤銷限速,有的到10Mpbs以上。

  • 行政院這邊以前超慢。

  • 我們PDIS這邊其實是100Mbps,因為進來的時候,發現新傳處已經有自己拉過一條線,我們就比照那一個例子,自己拉一條外網的線。

  • 是因為您到任?

  • 對,因為我們要做數位服務,有很多高頻寬的東西要做。

  • 對,以前(網路)超弱的,要拿手機到中庭找訊號。

  • 之前因為新傳處為了要做「內閣踹共」,他們有申請一條專線,專門做這一件事。

  • 後來就不「踹共」了?

  • 後來院會後還是有記者會直播,還有手語翻譯,以前沒有的。

  • 我絕對不能講新傳處的壞話,他們幫我們很多忙(笑)。我們就比照他們的例子拉一條專線。

  • 總之,在立法院,我也有跟鄧老師聊到這個,因為他也關心Juiker。

  • 是鄧振中老師?

  • 對,單一部會跟單一機關很容易使用,但部門跨機關很罕見。

  • 要拿這個去推,很難往橫向的,所以我們也討論過,但確實因為在建立整個行政數位化的流程,讓它變成不可或缺的一環之前,只要這個不是常規公務流程的一部分,那根本沒有人要用Juiker跨機關作訊息交換。這個是事實。

  • 後來我們討論了一下,還是把會議紀錄這一件事用院內自己架的共筆,有一點像Google Doc的平台,等於是公務流程的一部分,就像今天各位會收到的Sandstorm連結。

  • 這個比較好推,因為這個不是聊天,而是工作的一部分。我知道Juiker也有文件共享,但我不知道具體上有沒有哪一個部會,讓它變成業務的一部分,或者只是單獨的同仁在分享。當時跟鄧老師討論,覺得這個是關鍵,以上是我全部知道的。

  • 我可能簡單講一下,因為Paul的中文不是特別優秀,所以等會兒可能要換成雙語模式,中文的部分表達上可能會慢一點,雖然他已經來台灣二十年了,但他號稱中文不是很好,由我來負責簡述一下我們的出身跟很多的不得已。

  • 我們是工研院spin-off出來的公司,真正上市是2013年底,我們沒有打算要幹麻,就純粹要做一個IoT的服務,只是我們架在PBX上面作打電話的系統,當時經濟部看到因為LINE快要殺進來,工研院有一個使命,就是要為產業留住一點命脈,所以就要我們開發了這個軟體。

  • 當時WhatsApp被臉書併購,所以忽然我們就搭上一個奇怪的順風車,我們忽然被瘋狂報導,我們的server小到不行,當天被狂炸,然後就昏了,然後就一個多兩個月之內就上到一百萬的下載,此後就完全身不由己就一直在這上;那個是實話。

  • 高嘉良也有同樣的經驗,當時他寫的是CICQ。

  • 在順風車上,一直聽到風聲這樣(笑)。

  • 後來service upgrade兩、三次,後來很興奮也崩潰,工研院就逼著要spin off,當時的通訊軟體完全是C2C社交用,我們想說要用企業的B2B,那一塊現在開始有一些陸續小的應用,當時真的沒有,我們就很快樂做自己的事。

  • 我們開始在想如何把PBX變成IoT的東西加在平台上,可以如何顛覆這一個世界通訊的遊戲規則,因此玩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

  • 當有趣的事情被商業化之後,就開始很多人拿著刀追殺我們,剎那間有一萬家企業跑到我們網站上那邊說要試用,我們就想說如何讓人家用,所以只好把POB設定出來,之後就開始被工研院逼著作商轉的部分。

  • 我們最大的一塊是語音的改革,之後有機會講的是OTT,大家對我們興趣還滿高。像你剛剛講的LINE或者是Viber,也就是走到電信網路也就是對幹,所以也就是營收一直被吃掉,我們則是會在電信這一端,無論如何就是你的消費者金流、產品都會回到你們家,只是在上面做一層。

  • 電信市場真的是浩瀚無比,我們只要有1%就應該吃到撐了,而且台灣有機會在這一件事上,因為我們的政治上不被尊重——或者沒有什麼地位——但是在這一件事突然好被大家喜歡,因為我們不是WeChat、LINE,不會東西跑到韓國去,所以您的顧慮完全正確,因為一開始做的時候,我們發現Line都可以直接明文看到誰跟誰聊天,這個是非常清楚的。

  • WhatsApp不用講,像中東來找我們,他們非常討厭美國,像Google、Gmail,什麼都不用,只用Juiker,反而相信台灣技術跟軟體在這一個事情的角色上,他們又比較想要迎接OTT的挑戰,並不會覺得敵人來了,然後假裝沒有看到,一直包在家裡。

  • 可是其實不是,因為真的可以走到外面,電信本來沒有辦法國際化的這個條件,但透過我們可以完全幫你把國界打掉,又可以玩很多有趣的事,這是後來的整個發展。

  • 2014年張善政在當科技部長,政院有一個資安委員會,也就是有一些資安做法跟規則開始檢查,因為那一個關係,江宜樺院長後來在立法院質詢說都沒有用軟體,後來突然講說要用Juiker,我們也從來沒有見過院長,但因此Juiker就後來上了頭版,後來行政院整個推廣說要用Juiker,我們就成為行政院的專用政府通訊,從這邊開始。

  • 後來改朝換代,我們又倖存下來,確定還是繼續使用Juiker,新的政府把秘書長透過公文直接公告給機關說要用,但這個並不是強制,但是我們的確有一個任務是要幫政府把通訊建起來,大家在實際的執行面上又不是很認真,也就是真的做得很徹底,這一件事我們做得很卡。

  • 我們前天跟國發會主委講一下進度跟現在的狀況,所有公務機關軟體的使用跟採購,也就是授權是透過國發會這邊發下去,我們也跟主委談,是不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比較全面,因為通訊的東西要一定的程度,才會開始產生效益。

  • 政府通訊雲專案今年又發文再展延兩年,前面的兩年,這個是第二次兩年的第一年,現在是第三年,目前實際導入的機關,可能是三成吧!

  • 您剛剛提到跟公文系統介接,是有的,經濟部曾經要我們跟他們的廠商談過,其實是可以接的。但是有各種公文,每個公文不同,各自長各自的(格式),也沒有想像中那麼一致性,我以為一家就打通任督二脈,但每一家還有發明自己的,所以光公文本身的交換中心就五年了,到現在都說格式不能直接交換,Juiker就可以作簡單的簽核,也就是直接連過來。

  • 現在出現一個長官的議題,也就是長官不簽公文的,簡單的公文不會到長官,很多東西不是在簽核本身,而是人跟人的溝通,我們瞭解這一件事之後,發現也不是用這一個方式是最好的方式,所以這個是我們目前的卡關。

  • IM像企業的聊天室,您剛剛提到像安全機制上,我們做滿多,包含現在銀行都開始在用了,必須要Check log,甚至這個聊天室是不允許自由進出,所以任何動作像如果你轉寄去了哪裡,上面都有留下政委唐鳳剛剛轉給誰,就直接留下這樣的訊息,所有的人都有看見,有不同的channel type,可以制訂這一個channel是不准下載,也就是只能看,不能轉,又或者可以幹麻、不能幹麻,我可以透過portal,讓使用者的管理權限直接設定。

  • 而且今年假設新用一個人,就自動被加入那裡,又轉到電腦,然後又自動被跑走,所以跟你的電腦是完全同步的。我們做安全這一件事,並不是在所謂的加密,加密當然是,但是對我們來說越來越多的溝通討論上,也就是不能發命令給誰、要用哪個廠商,辦不到,因為我們是用實名制。

  • 但是實名制的壞處是超不方便,要加你好友很困難,要透過機關人事系統的介接,我叫什麼就叫什麼、你叫唐鳳就是唐鳳,所以安全上就會高很多。

  • 不那麼好用的這一件事就廣為流傳,加上後來的幾位發言人,其實滿習慣使用Line的。如果一般的聊天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公務溝通是滿有疑慮的,至少我們看是這樣子。

  • 這個是IM這一塊,不管是企業的公告或者是群組、投票機制,因為之前有人被判禮拜六亂發人家LINE,就被判加班費,也就是好好在正常時間發,因為老闆可能是半夜想到,我也不會吵你,但現在不發就會忘記了,就設定明天八點才會響起來,因此在B2B使用的情境,我們把它放到設計裡面來,讓它比較完整。

  • 語音剛剛講的這一塊,也就是跟電信的部分,我們希望可以跟電信完全結合,像行政院的總機可以撥到Juiker的總機,可以完全不用費用,可以想說把本來的變動費用變成固定成本,這件事對電信業者來說會有衝擊。

  • 但是國際電信業者反而希望透過更多Juiker可以正面迎戰,先保有使用者不要整個被搶光,然後可以迎戰這一件事。

  • 另外高嘉良的工作,就合作上可以幫什麼忙,也很願意有一些幫助他,那個是題外話,以上。

  • 我講中文也可以,慢半拍。

  • 慢慢講也可以。

  • 我們現在從去年開始,國際化加速了,實際上國際化也沒有特別什麼關係,到目前就是他們會來找我們,像越南是有一天有人打電話來說聽說你們有這一個,要瞭解一下。

  • 一開始怎麼會有人打來,就被他們說服,然後就飛一趟到越南,才知道越南最大的APP叫做「Zalo」,他的背後就是WeChat,後面是有一個機制想說電信業者既然三家都是國家的,有一點像那時我們經濟部要求工研院是可以做什麼,他們之前有試過,但失敗了,我們跟他們講說主要是做什麼,像B2B、政府這一種。

  • 我們又多一個叫做「聯邦雲」,這些資料是有在國家裡面,甚至可以留在希望可以留的地方,都不會經過我們這邊,他們聽到這個東西對他們來講很興奮,所以他們很快速就說要試試看,甚至要建他們自己的機房,所以在越南就跟一類電信與一家二類電信合作做這一件事。

  • 去年的時候,中東自動找來,他們算是經過外交部,找資策會,知道台灣的確有這一個東西, 然後就飛過來談。我們發現國際在這一方面的需求是有的,因為有很多想法,他們覺得聯邦雲架構或者是資料的保護是滿重要的。

  • 再者,他們也理解早晚OTT會把他們的市場吃掉,第一線是面臨客戶的,也不可能把第一線變成是OTT,等於是第一線給OTT,就是有客戶所有的資料,所有的錢都經過他。

  • 等他賞你飯吃。

  • 而且沒有網路中立性的問題(笑)。

  • 既然國家要幫忙擋,可是只能擋一時,不能擋很久,所以中間怎麼辦?因此找到類似這樣的東西。

  • 我們實際上發現很多電信業者就慢慢理解,上個月我們去歐洲的一個MNO跟MVNE的conference,叫做「perfect storm」,第一個(原因)是OTT很強烈打他們,第二個是regulator也在打他們。

  • 對,現在歐洲要取消國家漫遊整合歐盟為單一號碼

  • 第三個是手機變強了,所以eSim要放進來,我可以直接在網路上就改我的電信公司了,他們想說現在發生什麼事。實際上在這裡面就慢慢理解我們應該找一家,我們是在做電信OTT的,那時我們也運氣好,因為經濟部跟我們說一定要跟電信業合作,我們就做電信OTT,以前大部分的OTT會覺得我們就是要取代掉電信公司,但沒有人想說反過來可以怎麼樣合作。

  • 跟電信合作的部分相對性是難的,他們system是相對競爭,我們運氣很好有這一些經驗,我們在越南電信合作也差不多半年了,他們的系統跟台灣的又不一樣,因此這一些就是經驗,也許是苦功,但畢竟是很重要的門檻。

  • 現在回來的部分是,畢竟還是要知道怎麼樣讓使用者真正深入導入,從ProtoVIEW,我們有一些優勢,但真正怎麼樣深入,也就是剛剛所講的那個門檻怎麼pass,是需要一些新想法跟幫忙。

  • 我們最近才剛處理一個案子,也就是報稅軟體的使用者體驗。

  • 最近網路也有人說唐鳳都已經當政委了,為什麼報稅軟體還這麼難用。

  • 明年就會好用了(笑),我們就是在處理這一件事。

  • 因為有一些朋友們連署,他們每一次KPI只要達成的時候,就說憑證裝得起來、收入拿得到跟報稅成功,都有打勾,但沒有說每一步中間要花十五分鐘、二十分鐘(笑),所以驗收都會成功,可是使用者體驗……而且報稅心情就不好了,花了三個小時心情就更不好了,所以那一天財委會很多朋友拿這個來關心財政部長,我們部長就說找唐鳳修,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講,但是他這樣講出來,我只好處理一下。

  • 現在PTT也有很多人說為什麼還這麼難用,唐鳳不是已經當政委了嗎?

  • 反正什麼都是要唐鳳負責(笑)。不過這一件事我們真的負責,明年會好很多。

  • 之前每一次部會,相信你們也知道,在要求廠商的時候,很多是功能加法邏輯。

  • 臺灣電子化政府確實國際排名是很好的,因為只要在檢驗單上的都有,但很少用使用者為中心的方式來設計,也就是調整用完這一些之後,生活品質跟感受有沒有變好。

  • 這一次報稅案的提案人就是使用者體驗的設計師,我們開了一個工作坊跟PChome現在雜誌總編的3C使用人,他們講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並不是政府的功能變差了,而是這一些用蘋果的人,習慣使用者體驗,每一年都在水漲船高,因為蘋果一直弄得越來越好用,所以報稅軟體十年不變的話,其實我們習慣的看到已經非常簡單的東西。

  • 有一個很重要的共識是,之後在設計的時候,使用者要進來,一起做使用者體驗、易用性測試跟搖測,這個是我們軟體開發上就想進來,但因為報稅軟體是很特殊的軟體,他們驗收Mac報稅的人自己可能沒有用過Mac,所以只是按照說明書驗完就算通過了,不會真的問使用者的體驗。因為我知道你們有做過資安侵入測試及各種法遵測試,易用性有沒有做過?

  • 沒有做過大量,其實就直接被丟在上面,然後得到很瘋狂的回饋,如果要回顧最開始的版本,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慘不忍睹,當時燒電的程度,半個小時之內電池一定到零,完全是暖暖包的概念,完全不懂整件事。

  • 不管因為資安等等的關係,像效能那一些一直都有在看,因為有unit test到sat test到uat test到beta test,的確因為我們上了很多的企業功能,造成那個反應的速度是不如使用者預期,像LINE很快,我們的確就是比較慢慢,一直在那中間嘗試找平衡點,像你現在是行政院這邊的通訊上去,你的號碼可以完全隱藏,卻又看得到名稱,比如你的號碼是半碼,像我是0936XXX056,你不能儲存聯絡人,但可以做通訊,包含加密等等。

  • 你要問的是是不是有在UX這一件事上有特別作什麼改善,是有的,但有沒有如大家所預期的,好比就像你講的LINE是大家使用Mac那個程度的話……

  • ……因為大家的期望是不斷增加。

  • 是,就是習慣那個方式的程度要那麼快傳輸,因為LINE也快要受不了,好像十天還是很短的時間,你的影片跟照片完全被刪掉,因為承載不了這麼大的使用,大家面對的挑戰不太一樣。

  • 我們的確在後端的Portal上去控管這麼多的高度彈性directory方式之下,我們叫「海撈」,也就是你的名稱,你自己可以上你的照片,像要實名制、企業給你的名稱及現在的權限,這些都要全部到位,然後開始用,所以的確是有這一些compromise,我們應該還沒有做到完全可以無感,現在會有一點卡。

  • 瞭解。這是在啟動的時候?

  • 我講的包含是使用的時候。

  • 通常我們做易用性測試,最簡單是要完成某一件工作,然後拿A、B兩組,然後從旁邊看先按哪裡再按哪裡之類的,這個部分其實之前比較沒有?

  • 沒有,我想過,但始終都沒有真的去測。

  • 因為我們自己在院內,也有導入我剛剛講的文件共筆的系統,這一個系統也是測你們的同兩家團隊來測滲透測試,也包含完整的資安、訊息保存的這一些東西。

  • 所以確實載入的速度,一邊開Google Doc,一邊Sandstorm,一定是這邊出來了,另外一邊要等三、四秒才會出來,這個我理解。

  • 但是進去之後的使用習慣是另外一回事。那個我們盡可能不要有學習曲線,跟外面的越像越好。

  • 我們這邊也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把易用性做好,但是我們的想法是:其實只要比紙本難用,或者比LINE或者是Google難用到一個程度,這樣大家就會裝兩套,一套給上級,平常同事還是用另外一套(笑),所以易用性是最關鍵的,不然沒有辦法改變習慣,是這樣沒有錯。

  • 另外提到的,你們現在有點對點加密嗎?或者是主機上一定有一份?

  • 我們是relay based,主機會有一個保存,但那個部分是加密的。

  • 當然,瞭解。有語音嗎?

  • 語音也是主機有一份?

  • 語音沒有,也就是直接pass過去。

  • 但是還是會經過你們,路由還是會經過你們?

  • 路由會經過我們,不是P2P。

  • 視訊如果經過你們,這個量就大了?

  • 沒有打算要做?

  • 我們現在打算要做,我是跟另外一家視訊公司合作,讓他跟Juiker合在一起。

  • 這樣路由就不用經過你們?

  • 像最近幾家大的Slack或者其他的,其實視訊的路由都是另外跑的,不會用本來的?

  • 對,因為視訊還是有它的專業。

  • 因為視訊,再加上畫面共享,其實是現在另外一個新的應用,這個跟IM是無關的,但那個地方其實目前公務體系還沒有進去,有非常多的理由,一個是網路速度是最大的問題。另外一個是資安,即使用Google的hangouts,它的機房在彰化,但還是沒有一個很好的資安制度,說中間絕對不會被攔截,因為畢竟大家用的都是民間的Gmail帳號,這個跟LDAP是不綁的。

  • 所以這個是另外一個可能性,如果往這邊走的話,至少我目前看起來公務體系,還沒有很好的視訊……有一點像遠端會議系統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倒是藍海,這個目前還沒有人做。

  • 我們會做這一塊。

  • 除了這兩個之外,增加IM的易用性跟視訊共享之外,其實在公務體系,就像您剛剛所說的,即使把API開出來,各個功能系統上要接上去,這個超出你們的領域知識範圍。

  • 所以我不會建議強碰這個,強碰這個也沒有好處。

  • 很多人會對我們許願,還有什麼一大堆,都要用API綁進來,還有打卡。

  • 對,對……我理解,就像我進來之前,就一大堆人跟我許願(笑),所以你們收到的我也有收到,包含要我做縮網址服務(笑)。

  • 縮網址服務你也要管?

  • 縮網址在院內的信箱裡面是擋的,不可能有TinyURL這種網址,因為怕不知道點開是什麼東西,所以有一些國家就會提供他們國家自己的gov的縮網址。

  • 我們有一個「pdis.nat.gov.tw」,可是因為這一個網址本身就太長了(笑),沒有辦法用來提供縮網址服務(笑)。

  • 這個其實不歸我管,但大家都會給我各種許願(笑)。我能夠想到的方向是……

  • 可是資安這一塊,您覺得會不會……像上個禮拜也有人在罵為什麼在用一般的韓國通訊軟體在使用,政府官員吧!

  • 如果用LINE的點對點加密功能,雖然原始碼沒有放出來,但是只看SLA的話,也很難說是完全不安全的;但是問題是您剛剛提到的,我就不講哪些團隊了,用的是LINE群組,那就是明文。

  • 對,點對點加密只有one to one。

  • 所以明文真的是一個問題,從我的角度來看。

  • 如果想要解決這個,並不是靠技術解決,必定是要用一個某種法規,也許要頒布一個要點,所有群組的通訊軟體只要跟公務有關,而不是發新聞稿,主機一定要在國內之類的。如果沒有這種要點的話,我覺得各機關不可能一體遵循。

  • 但是這個要點下去,徒法不足以自行。雖然車子都可以自駕了(笑),但法律還沒有辦法自行(笑)。

  • 在這個情況下,還是要每個部會的駐點資安人員來保證法遵。

  • 這件事好像是資通安全法處理的,現在在立法院了,所以它過了的話,就比較可能有充足各機關的資安人力,來確保大家有遵循這個要點。

  • 但是這個要點……第一,這個不是我管的,我不能接觸國家機密,資安政策跟我都沒有關係。

  • 不過,作為一個局外的評論者來說,我想這個要點要落實,而不要遭到公務體系太大的反彈,必定要本來正在做LINE的事情,不管是一、二、三的事情,都要有易用性類似的,就是無痛轉移——不可能無縫轉移——的方式轉移過去。

  • 如果在那個準備好之前硬推,會比國旅卡反彈還要大(笑)。

  • (笑)因為資安這塊其實是從這裡出發,因為院這邊有一個資安中心……

  • ……「處」。

  • 對,後來變成「處」。也有找我們去聊過這一件事,現在也開後面的各個規格。

  • 所以我們為什麼會去找國發會?也在想說是不是把整個台灣的機房讓國發會吸納進去,變成是放到國家自己的機房。

  • 我知道這一個案子,也就是先向上集中到部會,然後再變成一個所謂的政府雲,而不是各三級機關分別建置。

  • 對公務員來講,任何會讓他加班的事情就會反對,任何讓他早一點下班的事情都會贊成(笑)。

  • 假設有那一天來的時候,因為從現在算起,還要三讀、人員下去訓練,從技服派人到各部會,那至少半年、一年過去的事情。

  • 那時候假設真的有這樣的機會,這邊能不能證明給公務員看,也就是換成這個不會加班?如果不行的話,我覺得一定反彈。

  • 最常見的公務正在用LINE的態樣分析跟易用性測試,也就是確保做這一件事,用LINE是花十五秒,用Juiker花十四秒,如果每個都有這一個數據出來,我覺得說服力會很大,那就不是功能的問題,因為使用者不是看功能的,只是做這一件事做完,要花多少時間。

  • 即便LINE花十五秒,你花十九秒,想辦法讓使用者主觀感覺只經過十四秒,像透過一些介面的設計方法,有預期在等待,這樣的時間就比較不算的情況。

  • 一般來說,只要中間有一個亮點,然後最後有一些糖吃,過程再苦都會忘記,這就是心理學的方法。

  • 也就是說,可能除了算秒數之外,也要有易用性的主觀評價,這兩個至少有一個領先LINE,就會有機會。

  • 我自己用過的經驗,很明顯這兩項都落後LINE。我雖然沒有在用LINE,但有些同仁有在用,尤其是在桌面上的體驗是這樣。

  • 桌機版是另外一個,未來布進來行政院我們改版,這邊用.Net4.5的版本,因為你們都還在用XP。

  • 我們已經升了Windows 7。

  • 沒有啦!在Wannacry出來之前……

  • 我們會特別製作這邊才能部署的版本,因為這邊要做布署,才能安裝,所以其實有一點不得已的做法。

  • 政府組態基準(GCB)裡面應該XP已經除名了。我滿確定的,但請讓我再確認一次(查看網頁)。

  • 我們電腦版有新版,只是沒有放來這邊。

  • 我們給你們的版本是……否則在你們的電腦上是完全不能動,因為根本不能布署,還有其他部會,包含經濟部。

  • (查看網頁後說)對,GCB裡,絕對沒有XP兩個字。

  • 現在在用XP非常少。

  • 可能有一些特定部會因為沒有預算昇級,所以還在用,但是政府已經把XP除名了,理論上不可以再裝新的。

  • 因為XP不被支援了,所以很驚人。

  • 我之前在業界——也沒有多久以前——支援所有瀏覽器,可能二十個人的team,支援IE8也是二十個人的team。

  • 同樣的道理,支援所有的作業系統是二十個人的team,支援XP也是二十個人的team。

  • 是要的,所以我們很無奈,只好佔版。

  • 我建議不要再維護舊版了。GCB沒有這個版本(笑)。

  • 至少可以把這邊的桌機版本不要那麼舊了,而且我們很難做UI test,因為我們自己都不用。我們很開心,因為那個真的超慢。

  • 對啊!這個就是財政資訊中心跟我們協作時,發現的挑戰,如果自己沒有喝自己香檳的話,變醋也不知道(笑),確實是這樣,沒有錯。

  • 你們在Mac是一個小元件?

  • 是。就是一個App。

  • 我知道,那個是還好,我用過一陣子。其實問題只是政府裡面用的是舊版,而不是新版的。

  • 對,一定要改。

  • 這個可以跟國發會聊一下。因為GCB其實是包含資安辦、技服、國發會一起寫的東西。

  • 如果裡面沒有要支援XP的話,最多就是留一個版本給很可憐的XP用,但標準版應該是要一直往上了,差不多就這樣了。

  • 有給我們什麼建議嗎?

  • 你們Windows如果升版的話,我就裝起來。

  • 但是這邊不能自行下載,要發版部署,這就是問題之所在。

  • 我們現在是實體分離,所以內網這一台機器——有讀卡機這台——不能連外網,用的就是這個舊版。

  • 好,差不多就是這樣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