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大家來院裡討論。先前大家都有個別提過一些可以更精進的地方,像「不要辦在母親節」,這應該是全體共識(笑)。

  • 除此之外,其他也都可以在今天討論。因為我們社創行動方案還有三年,所以我們也很想建立一個接下來三年就可以用的模式,不會每一年要重新討論的情況,所以感謝子維跟中企處這邊之前都有對可行解法做了一些盤點。

  • 所以我今天的功能基本上就是確保這一場有紀錄、確保討論結果可以拿回社創聯繫會議、確保每一個部會都認知到接下來三年的模式是什麼。

  • 這樣一來,爭取各部會的支持比較容易,也比較容易回去跟部長、次長說接下來三年就是有這一件事,就比較不需要我們每一年要生一套論述出來,這個是我今天的目的,接下來我想就交給Betty跟子維主持。

  • 簡報沒有投影出來,我們還是可以討論,先就議程來處理一下。大家桌上及開會通知應該有三個題目要討論一下,第一個是主辦單位跟地點選擇的問題,跟政委這邊討論出來一個模式是,因為高峰會是很大的場合,當然我們也不排除有一些比較小的活動,事實上是民間辦的、很有意義的,也希望邀政府部門來參與,所以未來在聯繫會議時,會希望各部會確認他們一個額度,在一整年度的社企、社創的活動可以得到一些支持,主要的高峰會還是必須要撐住,因為是主要的場子。

  • 我們有一個logo,代表Buying Power,也就是在推社會創新的概念,透過那個授權的方式,授權有一點像官方認證的活動,就很像SEWF,類似logo認證的活動及政府支持主要活動的概念。

  • 透過logo的授權跟我們會提報到聯繫會議當中,確認這個主辦單位是誰,誰可以得到這個logo授權及政府的補助,我們會提到聯繫會議上討論,這個部分就得到政府的支持,除了高峰會之外,還有剩餘的一些錢、策展活動,也透過這樣的方式,把政府部門籌出來的一些預算,支持那一些活動。

  • 但是我們都只出49%,不管多少的活動都一樣。

  • 行政部門就大概是49%的概念,就變成要辦這個活動的人,自己要提出你們的募款計畫,讓民間的籌資募款可以達到超過50%的概念,當然主辦單位可以決定主辦的地點在哪裡,這個是要給主辦單位全力支持的部分,這個是地點的部分,主辦的單位跟地點,第一個命題是剛剛已經討論完,等一下大家可以討論一下討論出來的方式是否可以同意。

  • 第二,有關於預算,大家覺得好像明年才可以籌措到,剛剛政委有提到,其實我們在聯繫會議上,請各部會框年度及未來三年的額度是多少,框定之後,每一年度各部會都有給這個錢,就有這個pool可以給這個錢,今年5月辦完高峰會,在8月或者是9月的聯繫會議上,可以討論明年的授權給什麼樣的單位來辦理,當單位得到授權之後,所有的活動就開始起跑了。

  • 不會有行政部門的錢這麼快的投入,但是可以確定隔一年部會的錢就會到位,但是至少相關的募款活動也好、籌辦活動也可以開始,這個是大家對於第二個提案的回應。

  • 其實案由二,我們在籌備今年的時候有提到政府只會佔49%的資源,民間要自籌51%,雖然不是我提的,但是我覺得背後的邏輯應該是,如果是49%預算的話,今年只有900萬,跟要用1,600萬或者是1,700萬的預算,做出來的活動規格是不一樣的,跟前兩年也有一樣的問題,之前是要給1,600、1,700萬的規格,如果不順的話,地方……

  • 地方政府不算在理面。我們的意思是中央部會最多出49%。

  • 根據我們那一屆,其實地方政府會說看中央怎麼樣,也不會超過中央的預算,也會有一些自己的計畫叫我們申請,其實很難超過100萬,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在於下一年的主辦單位是以800萬的規格開始跑或者是1,600萬開始跑,我覺得還是有一些差距。

  • 最大的影響是國外講者的邀請人、人力安排配置的精緻與否,今年因為預算的關係,像第一屆是每一個講者有一個接待,因此很清楚知道隨身跟著他,今年因為預算的考量,所以沒有辦法,有一些是跟利害關係人互動的精緻度,要做都可以做,到底是800萬的規格或者是1,600萬的規格,這個是案由二不知道怎麼提。

  • 我講我知道的訊息,包括你們跟喜憨兒都遇到一個問題,前兩年都是標案,所以會等到10月、11月,包含行政院、主辦單位才會出來說明年的高峰會是誰得標,其實時程都很緊了,年底去找企業,都已經分完預算了,所以剛剛有提到我們改用授權的方式,如果沒有搞錯的話,下個禮拜或者是下下個禮拜聯繫會議,當場就可以決定了。

  • 5月底就拿到了。

  • 主辦單位就可以說有行政院的授權來談贊助,會比過去兩年足足提早3至4個月,就是希望解決這個問題。

  • 第二,回到Sunny所講的,因為它畢竟還是要有規格,所以還是要用1,000多萬或者是2,000多萬下去規劃,我們的但書裡面留了兩個伏筆,其實行政院可以調節,也就是國營事業可以出多少力。再來是地方政府,所以這兩個下去,我必須坦白來講,假設那一年不管基於任何原因,真的比較困難的話,行政院到時真的去主導的預算絕對是遠大於49%,其實在過去兩年也是這樣子。

  • 因為高峰會的品牌要慢慢建立,過去募款拉贊助的時間也短,我們希望品牌累積知名度,募款的時間拉長,我們希望行政院在背後主導的預算比例慢慢降,但是那49%是歸在我們自己,在那個聯繫會議裡面,所框定預算的額度,只是那個部分而已,我們現在還有兩隻手,一個是地方政府、一個是國營事業。

  • 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因為我們的案由二討論下來,理論上一定會讓主辦單位更好做,因為多了三至四個月的時間多拉贊助,照理說只會更容易,並不會更難。

  • 之前喜憨兒真的很辛苦。

  • 我今天來說明的。

  • 大企業經常是這樣,Q2-Q3有預算、Q4就沒有了。

  • 其實民間企業都非常務實,就算募款時間多了3、4個月,代表你議程現在就要出來,像過去我拉贊助的經驗,議程沒有全部出來,跟沒有辦法跟他們說有兩到三個講者確定來,企業端通常不會認真考慮,會說更確定的話再去找他們,所以談的時間會更長,第二個是其實代表的籌備期並不是一年,而是一年半,因為現在議程就要出來了,其實民間企業都要看到議程。

  • 至少Keynote speaker要出來。

  • 就像要拉贊助的話,要跟他說這個誰會出來,否則根本不會看。

  • 這種等級的keynote,本來就需要這麼早約,臨時約沒有辦法。

  • 我們建議提早,並不是單純拉贊助而已,而是整體籌備時程要更提早。

  • 有一些是主辦單位是要自己處理,不是行政院幫忙,如果大家覺得這個方法比較好,如果每一次高峰會是5月,就要約好聯繫會議的時間,像6月初誰辦就啟動了。

  • 最晚7月就要有。

  • 今年卡在閉幕下一個是誰還沒決定,也許之後可以考慮高峰會前就決定下一個年度。

  • 放在聯繫會議當中就可以了。

  • 其實更完整的話,一次會決定明年跟後年,像SEWF,基本上就是這樣。其實是後年也能大概知道,因此後年可以同步跟明年的是一起做準備的方式,在今年的籌措上或者是一些事情要準備,或者執行的部分,其實是可以協助,只是之前似乎尚未有那個機制。

  • 其實是有的,因為我們開會就好了。

  • 只是行政部門的預算是隔一年才可以開始動用,但是兩年都同一個單位,就可以前後互相cover一下。

  • 即使不是同一個單位,也可以提早先邀進來。

  • 其實被授權的單位,等同是標案的得標的單位,所以行政上ok嗎?

  • 當然ok。因為我們就是變成在聯繫會議決定授權給某個夥伴,但是我們當然不可能今年去幫立法院決定明年的預算,然後說標案多少錢,也就是後年還是一定要有一個正規預算程序才拿得到,所以我們也不可能說後年一定比今年多,或者是後年的錢比今年少,這個沒有辦法講,但是可以講的是確定這一位。

  • 前兩個議題已經差不多討論完了吧!

  • 可以再想一下。

  • 我們這次是與Impact Hub跟社企流做為夥伴共同來完成盛大及艱困的任務,當然也非常謝謝政院、各單位、部門的協助以及基金會的支持,我們簡報就這四個部分,來做一下目前整理出來的成果報告。

  • 其實上次在行政聯繫會議有報告過,我們整個完成的是24場的議程,這邊非常謝謝Hub,全力協助相關的規劃、安排,我們在社企流的部分,也幫我們安排了世界咖啡館、社企及高階會議。

  • 這兩個部分其實跟之前單純只是做論壇不太一樣,因此在回饋上,像Gerry參加後也覺得是非常棒的idea,也希望在非洲的SEWF安排進去,後續的議題延伸也希望整理好之後,希望能給相關的政府單位、社企的夥伴來做參考,我覺得這一塊是我們這次有滿多收獲的地方。

  • 再來,這一次很開心有邀請到70位國內、外,有包含16個國家,在亞洲的部分,其實佔最大,以亞太高峰會為主,也包含了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其實比較少接觸到講者,也有來自阿根廷的講者分享聽障的這一塊,其實大家滿驚艷的,這個是分場議程的照片分享。

  • 再來,這次我覺得可以達到滿不錯的效果,真的是與很多單位的合作,包含民間的、政府的,還有產、官、學、研等超過60個合作單位,非常感謝,也是眾志成城。

  • 在活動成果的部分,在社企市集的部分,第一個是呼應SDG的七大議題,也很開心除了會場參加的人以外,其實有不是來參加議程的人也來參與我們的市集。

  • 有關於參加人數成果的部分,在兩日議程參與的人數,達到1,279人,已領活動手冊部分計算。

  • 在相關的社群網路上有1萬5,000多人左右餐與,也安排了社企小旅行,另外還有晚宴的部分。

  • 在社企小旅行的部分,可以比較深入地瞭解我們在中南部這邊社企的發展,我們這一次的晚宴也第一次與亞太社創獎來合作。

  • 這一次邀請到的演出團體,也受到公視的青睞,希望未來有合作機會。

  • 我們整理1,279位參與者的一些類別,其實男、女生的比例差不多。因為以前來參加的女生較多,這一次差不多。年紀會落在20至40歲之間,也就是右上角跟左下角這邊,是七成的年齡都在這裡。

  • 參加單位的部分,學校單位是25%,公司跟公益團體佔比較大的比例,其實因為有些人填的時候,可能就是用立案的名稱,也不會認為是社會企業,整體來講,這邊大概是一般公司、社會企業、公益團體,整體來講是53%,大概是一半以上。

  • 因為社企流Sunny辦過第一次,可以回饋分享一下。因為之前我覺得個人、學校、學生及NPO比較多的,這一次透過一些媒體的宣傳,滿多的公司可以跟社會企業一起來參與,整個比例分配上滿能夠達到當初設定的目的。

  • 整個媒體的部分是由社企流這邊來做整個規劃及相關的協助,整個露出的部分大概是有63則,海內外社群露出大概有43篇,其中SEWF也有大力的協助。

  • 另外,其實跟社群之外還有跟很多大專院校,特別謝謝中企處協助,像社企單位也一起幫我們宣傳,所以整個媒體觸及率是超過710萬人次。這次也與聯合報系的願景工程合作,提供了大力協助,有許多大篇幅的報導,這個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 我們有發了問卷,在整個議程規劃跟工作人員的相關態度、場地空間安排、整體活動的部分,大概都有在4分以上的滿意度(滿分5分)。

  • 填問卷的樣本數有多少?

  • 我們是在會後寄給參加者,回填的100多位。

  • 精確度有到小數點後兩位。(笑)

  • 因為之前時間上有一點來不及,之後建議可以在手冊問卷上設計QR code,下一屆的主辦單位可以參考,也可以請主持人提醒一下可以掃QR code填寫。

  • 我們綜合了滿多的部分,第一個是此次地點選擇在高雄,其實滿多的參與者反映很開心可以在南部有這樣的高峰會,當地的參加人數滿多的,因此我們在整理問卷的時候,滿多份都有回填,很高興選在高雄,可以讓他們有機會參加高峰會的部分,因此未來在辦理的時候,可以在各個不同的地方。南部有很多人反映,不知道什麼是社會企業,包含很多廠商在談的過程也有提出,原來臺灣這一塊一直在發展,因此很高興。

  • 像攤位或者是對於整個高峰會的影響性,大家滿正向回饋,因此建議可以多舉辦,讓大家可以有更多的參與。

  • 其實在一些建議的部分,有滿多去提到,與談跟分享的時間,希望可以再更長一點,因為回饋跟討論的時間太短了,他們覺得每一個講者都很棒,可以讓講者有比較充分的時間可以分享,也可以讓參與的人可以討論或者是互動的話,其實這個會是他們期待的,因此這一個部分也是滿多問卷上都有提到的部分。

  • 另外,在講者的一些分配上,我們這一次在議題的規劃上,也都是有邀請跟公務單位的分享,有滿多參與者希望多以社會企業為主的一些議題來分享,減少比較是公務政策的規劃或者是企業面的。

  • 這一塊我們反映到整理每一場議程的參加比例,發現在企業的部分,或者是在一些議題上,參加人數會相對比較少一些,因為大家都自由選擇。

  • 除了微軟那一場,是非來不可(笑)。

  • 應該是說會有一些講者。

  • 因為部會推薦原民會、海委會。

  • 誰是一般企業?

  • CSR那一場。

  • 還有人在晚宴的時候提及企業的角色。

  • 大致上是滿正向的回饋,很多人是針對這個來反映。

  • 企業相關的需求我們都會儘量進行溝通。

  • 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們這一次的大概支出,場地是400萬,國內外講者費用是260萬,活動費用是300萬,設計及宣傳是170萬,布置跟記錄等大概是200萬,翻譯是120萬,餐費100萬,相關工作人員的費用,這個是包含一整年及那兩天是360萬,資訊的費用是185萬,行政費用是330萬,所以整體是2,483萬。

  • 有關於實際的收入跟支出表,大家可以看一下目前總收入的部分,會是包含了各部會的補助億1,200萬,高雄市補助的部分是30萬,捐款的部分是900萬左右,門票收入是是38萬,總共大概是2,200萬。

  • 目前已經入帳,政府這邊的補助已經入帳了500萬,捐款的部分已經進來640萬。

  • 已經進來一半了,是還有一半還沒有進來。

  • 目前的處理情形。

  • 956萬跟51萬的差額是在下面。星展120萬還要等非常詳細的成果報告,努力再跟他們呈現這一塊。

  • 再來,有關於中華電信這一塊,大致上已經ok了,這個是內部流程的部分,大概是7月底。另外還有日煙跟家樂福的部分。

  • 我會負責。

  • 下次要辦的人要注意,有部分經費需先墊支。

  • 要有吸收金流的能力。

  • 其實我們現在目前收入是1,100萬,目前已經支出了1,800萬,我剛剛有說要非常謝謝基金會、董事會這邊有協助做這個部分,非常感謝Hub跟社企流,仍有一半的錢尚未支付,像很多硬體的廠商,我們大概都是至少要給到一半的金額,因此目前是這個部分。

  • 需要等其他的部分進來。

  • 我們大概要先墊支500萬。

  • 一開始也是,大概是這樣的狀態。

  • 還要有周轉的能力。

  • 謝謝大家,一起努力往前走。

  • 最後的帳目要自己負擔200多萬的意思?

  • 大概是200萬左右。

  • 案由三有沒有需要討論的地方?

  • 其實在整個進行的過程,我必須要講的是,因為基金會要辦這樣大活動,我們當然希望展現出來的是有國際水平的,這個是很重要的,現在看到的結果真的有,是因為我們在募款的過程,後來有比我們想像中順利,我們一開始跟峰會秘書長(楊琇雁)說募款非常重要,社企流去年約多少?

  • 我們之前一直到4月都不明確,很怕募不到500萬,因為這麼大的責任,如果要辦2,000多萬規格,等於基金會要付1,000萬。我們並沒有財力來支付這麼多錢,我寧願得不到,因為相對款為1,200萬,需辦到2,400萬,才得到這樣的補助。

  • 如果辦不到這樣的規模,我們籌不到這樣的錢,就須考量降低規格,不強出頭,不然也沒有意義,原本到4月的時候,還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捐款,也還不到100萬,後來琇雁也有提出。

  • 我後來把所有的事情都把事情拋下,只做募款。

  • 我們很多單位一起先處理募款。也有跟團隊講,大家一起努力跟高雄市政府講,因為這一次籌的錢,除了星展以外,大致上都是高雄當地企業的支持,政院也剛好要下去,後來得到慈濟的協助,那一筆錢確定之後,所有的錢才慢慢進來,因為日月光願意捐助200萬,真的很大幫助,星展後來也確認,一直到4、5月我們才比較放心,因此就能比照原來設定的規格來辦。

  • 不過場地跟展現出來的氣度來講,其實是滿符合大家的期待,這次真的要感謝大家,不過中間的過程真的像在走鋼索一樣。

  • 感覺得出來。

  • 不曉得募多少錢、可能墊付多少錢,因此依照這樣的結算,200多萬是自籌,但主要是組織內部相關人員及管理的費用,以董事會的立場來講,我們做這樣的付出,我們其實是滿高興的。以上報告。

  • 我想問一下琇雁,剛剛看了這個表,大概有兩個感想,一個坦白來講,來自地方政府的……

  • 地方政府可能少了一些,少了快100萬,坦白講。

  • 750幾萬有包含台中市府。

  • 當時是整個攤位切出去給台中市政府,所以也算是非現金贊助。

  • 應該是說要考量地方政府的政策重點。

  • 假設7月底就可以談好授權,你覺得這個對你來講有差嗎?

  • 明年沒有換市長,到哪裡都容易一點,但是企業贊助,很不可預測。

  • 因為我們有去談了幾個企業,都有反應時間太趕的議題。

  • 他們也會看前面的企業怎麼樣,企業是連鎖的,當比較大的企業,他們可以拋磚引玉,幫我們講的力量非常大,因此也是靠這一些平常的合作夥伴,慈濟也算是NPO的朋友。

  • 像之前去談了一個銀行,他們也是會有一個預算制。

  • 是高雄銀行嗎?

  • 不是。比如我們現在去提,那個機會會很大,大概是6、7月,也就是9月以前,像高雄銀行應該要問。

  • 跟我們的政府一樣,其實機會滿大的。

  • 我們7、8月去找高雄市政府的時候,他們說太晚了,預算都編好了,所以都沒有。

  • 你可以談往後一年。

  • 我覺得今年沒有募到的,明年還有機會,可以再談。

  • 市長可以拿預備金,還是可以。

  • 就是接棒公告。像上次在愛丁堡的SEWF,最後有衣索比亞的人表演介紹。

  • 讓大家有概念是好處,那個地方的團體就可以知道,如果有興趣,不管是企業或者是想要合辦的單位就可以找到主辦單位,因為我們announce時已經3月了,那時大致都已定案,所以有一點難再去談合作。

  • 好險,4月的時候還在做惡夢,真的。

  • Impact Hub跟社企流有沒有要補充的?

  • 想要補充案由一的部分,已經做了兩年了,前兩年是靠大家一開始,已經累積一些非單一事件的處理方式,所以我覺得有一個部分,也就是預算比例的配置,假設我們今天是去思考辦高峰會的目的是什麼,其實對講者來講是展現台灣暖實力的地方,所以講者是第一個很重要的利害關係人。

  • 第二個很重要的利害關係人是贊助的企業,目標是能持續合作下去。

  • 第三個是民眾。

  • 過去的分工方式沒有不對,第一屆是社企流全部自己做,出包就是我們全權負責,第二次是分工狀態,過去的分工模式,我們是以製造者的角色來出發思考這一切的流程,怎麼樣做對我們三個單位來做是最方便的,我們會下意識地做,但是其實在這兩屆的高峰會之後有很深刻的體會,想要把使用者跟優先服務的部分會放在第一個考量。

  • 也就是要給贊助商好的體驗流程,他會是怎麼樣?像今年就有贊助商會跟我們抱怨說,不同事情聯繫要分別找Impact Hub或者是社企流跟喜憨兒,他們有說太混亂了。

  • 講者有一些東西是喜憨兒要出的,有些活動是Impact Hub或者是社企流說要來採訪,因此我覺得分工的部分,是不是要把這三個重要的利害關係人來思考,是不是要以利害關係人來作為分組跟分工,並不是誰負責媒體、議程,當然這個是很常態性的分法,但是我覺得至少以今年的經驗來講,真的會有很多漏接球的狀況,因為大家沒有想得這麼仔細,不知道要找誰。

  • 第二,我覺得也做了兩年,像之前籌備會議的時候,也會提出第一屆的預算比例跟第二屆的預算比例,因此我覺得也可以延續前面利害關係人的角度來思考、討論,是不是用前兩屆的比例來訂定明年還是1,800萬至2,000萬的規模,就像剛剛所講的,像場地最多就是佔到多少比例,這個就是目標,如果再往上的話,也就是其他部分的預算要有所縮減,至少每一個分項的預算都有一個天花板的話,真的很容易超支,因為很多單位在執行的時候,不知道上限在哪裡,因此我覺得預算比例也是可以作為下一屆的參考。

  • 還有一個是,我覺得也是這一次的過程中要在討論的,其實琇雁真的很辛苦,背後有喜憨兒基金會的壓力,前面有執委會的,我們之前也有在討論,如果接下來還有像這樣分工共制合作的話,到底執委會的角色是什麼,今年比較有趣的是我們跟Impact Hub是執委會,也是跟執行的廠商,作為我們的角色有一些權利跟義務,比如要拉贊助,像Logo放在上面,作為廠商也有廠商的義務,不管怎麼樣,還是會拿到錢。

  • 因為去年籌備很趕,大家會很快討論議程,所以沒有討論這一些有關於執委會,假設執委會的人又是廠商,所以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覺得是不是要一起拉贊助,所以錢要怎麼花也是要大家一起討論的,但是本來是很少有機會來討論這一件事,所以不只是蕭老師認為量入為出,大家覺得到4月了,錢都募不到,應該要看一些廠商的預算或者是怎麼樣,因此分工的機制都要處理,大家在不同的角色,更要知道。

  • 因為今天是執委會的一員,因此我的logo跟組織會被看見,我也有必要要找更多的資源,假設我就是做所有的媒體報導這一些的廠商,然後拿我的服務費用,我就不會是共同主辦單位。一些分享。

  • 我呼應一下Sunny所說的,今年度是全新的合作模式,所以當初包含主視覺的設計、網站的架設,還有募款餐會的模式,我覺得已經有起頭了,可以往後做會更好,所以我想的是,明年度整個活動的預算上,這一些上面的花費比較少一點,因為今年都建置出來了。

  • 我覺得很認同夥伴關係的這一件事,因為我們有時會覺得好像既是夥伴、又是廠商,角色很難拿捏。像我們之前在執委會提出很多議題,但是最後都無疾而終,會造成我們的不安全感,所以今年要正式談明年的會議,這個要說清楚。

  • 其實我記得當初一開始,我們原本要這樣子討論,但是後來被很多雜事淹沒了,如果這一些討論真的要的話,是要很清楚,接下來在這一個月很密集把這個決定下來,還有這個東西要很一致寫下來,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口頭上溝通完,結果後來事實上就不是這樣子,這樣就會讓我們團隊覺得怎麼會這樣子,所以會覺得怎麼又不一樣,這個是今年做完之後,我的一些小小感想,我覺得是這樣子。

  • 我覺得要怎麼樣配合或者怎麼樣,我覺得都非常熱議、願意協助這個事情,這個模式可以討論出來的話,我覺得大家互相用不同的角色,不論是我們所說的,也就是用不同的議程、贊助或者是媒體的分工,又或者是接下來討論的分工,我覺得滿想要的是,這樣子的合作模式,不要把全部的壓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因為第一屆的社企流,他們壓力超大,他們要負責所有的事,這個是小小的意見。

  • 我覺得要非常感謝Hub跟社企流,因為其實這樣的合作方式,我們是第一次進行。是三個屬性非常不同的單位在共同完成這麼大的任務,所以我覺得就像剛剛Sunny所講的,一開始大家用最熟悉的方式,哪一個單位對哪一塊是比較熟悉的,我們就做這樣的分工。

  • 一開始也是非常感謝Hub提供給我們國際研討會,大致上的組織架構,我們其實是從那個組織架構的部分去做相對應的分工。

  • 但是我覺得這裡面大家彼此要磨合部分,其實會滿多的,因為是三個之前完全沒有合作過的,對彼此間的組織文化或工作流程,其實做很多的溝通協調,但是沒有那個時間,就像剛剛有提到的,像雜事實在太多了,大家是要趕快把事情完成的狀況之下,先把事情完成,但是就會留了很多像剛剛講到的不安全感,或者是彼此間有一些誤解的地方。

  • 大家其實彼此間都是包容下來,然後在這兩天把所有的事情做完,我覺得這個是很棒的地方,也是這一次重大的經驗,未來如果還是期待不同的單位共同合作的方式,可能就要去思考怎麼樣的合作方式在加乘的效果同時,彼此的消耗比較小,這個是要再討論出來的。

  • 還有一個是財務的部分,是不是要第三方乾脆來統一處理財務,所有的人要如何分工,這也是一個可以思考的,如果這個財務是長期性要做的話,到底財務怎麼樣做,也讓主辦方的壓力不要那麼大,也讓這一個帳戶,其實大家都是公開透明的,所以這個可能可以去思考一下,其實在這個過程中,所有的事情都是不確認的,捐款也是不確認的,所以這個過程裡面,很多事情也沒有辦法講得那麼清楚,有些部分談好了贊助,最後改成別的東西,這一些東西沒有辦法馬上回報跟說明,其實事情就一直過了,然後就辦了,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是大家可以再思考一下的。

  • 整個財務制度怎麼樣來做是最公開透明,又讓主辦跟政府的雙方都可以平衡狀態,最後的錢也存在一個公開的基金裡面,不管是虧損或者是盈餘,都是從基金裡面來做調解,也瞭解每一筆錢怎麼花,不一定是要在某一個單位裡面,今天來主責的人,就是跟負責基金的人來做密切的合作跟處理,我覺得或許也是一個方式。

  • 如果把SEWF來作為參考的話,其實之前跟Gerry談過,主辦的國家方是全部掌握財務的,SEWF會承諾協助贊助的比例,但是沒有相對提撥,就是挹注多少錢,也就是看國家的狀況,像非洲就是要挹注非常多,就是在支持的前提之下看要不要舉辦,以及這個國家承諾負擔多少錢,這個是處理財務的方式。

  • 我們都是在臺灣舉辦,是不是要設一個基金,把錢的部分來做一個處理,若不一定是基金,也就是一個公開處理的透明方法,也是可以的。

  • 其實剛剛在討論執行過程中的合作,但是我們在跟一些外單位於接觸時,其實單位問我們說已經開始了,是不是有可能合作,因我們都談好了,其實開始宣傳的時候,2至4月或者是快舉辦的時候,也有單位說是不是可以一起加入跟參與,也會被問說當初怎麼樣選擇合作夥伴的這一件事,有些是社企夥伴、有些是NPO的夥伴。

  • 另外在掛Logo的這一件事,我們有訂出標準,也是三個單位討論出來的,所以其實就我們這三個以外,在執行的過程中,滿多的單位會問說要如何加入這樣的團隊跟平台來合作。

  • 回應Sunny的部分,其實企業的參與可以更多元、可以更拉長合作的關係。

  • 先從後面回答,因為從今年開始,我們會採取先公開徵求、用授權的方式,行政部門會有一個標準,所以回答你的問題,就是經過公開徵求跟授權來的。

  • 第二個事情,包括剛剛講到合作夥伴間彼此的關係及其他人要如何加入,在我看來,這一件事主要坦白來講,我覺得這個並不是行政院能夠主導,讓行政院主導反而不好,應該是說行政院能夠做兩件事,第一個是有什麼夥伴加入,也就是得到授權的團隊可以自己決定,也就是要不要跟這個人合作、用什麼方式合作,是共同主辦或者是廠商,要自己決定。我們今年反省一下,沒有把你們的關係釐清,這個是我們做得比較粗糙的地方。

  • 明年是行政院有什麼單位要合作,行政院是可以幫忙協調,這個是可以見證的角色。

  • 另外,有關於錢的部分,要聽聽看大家的意見,因為成立一個共同的帳目,而這個提議也有,但是這個我不懂,所以我不知道實際上要如何來運作,但是我想問的是,因為政府當時用授權,如果每一年談一個,我們的錢是可以這樣處理的嗎?

  • 我補充一下,如果用遴選的方式,這個是評選標準,主辦單位不見得每一年都一樣,希望一樣可以簡單一點,因此主辦單位要如何成立執委會,或者是要成立怎麼樣的基金,或者是帳戶要如何透明,應該是主辦單位回去決定一切,他的合作夥伴是誰、協辦單位是怎麼樣的合作方法,可以透過主辦單位的決定來處理,也就是授權他一起處理,並不會我們一直在插手幫你們協調,你們自己有結餘,我覺得應該是面向所有的贊助商或者是參與民眾,如何帳戶透明,未來在遴選標準上也是會要求帳戶要透明。

  • 當然行政部門不能超過49%的標準,如果真的有多的話,就退回來給我們,但是一般來講不會有這樣的狀況,頂多是贊助的部分,也就是有一些結餘的裁示,像怎麼樣的運作這個是未來的主辦方有權決定的,概念大概是這樣子。

  • Sunny有一個不同的議題,一個是財務、一個是項目的比例,你剛剛講的意思是,同樣是2,000萬……

  • 聽起來是主辦單位有權決定,但是如果要超支的話,是他自己負擔,現在這樣的機制看起來,基本上結餘不用上繳,賠就是要自己賠。

  • 單一主辦方還好,但是在多重主辦方就要講清楚,我們一開始就狂衝,我們是到今年過年後才開始討論,因此要事前把醜話說在前面,至少要做是心甘情願做,並不是之後才做。

  • 主辦方也可以兩家來做也可以,這個我們也是非常樂意,我就是見到大家一起合作。

  • Sunny是說當廠商也很好,就不用分攤盈虧。如果選擇要同甘苦的話,就是要掛共同主辦,這兩級分得很清楚。

  • 行政部門可以做什麼?

  • 不一定是從行政部門,而是從協作上,比如要有一個負責這個贊助商的關係,從頭到尾就是找這個人。

  • 因為贊助商的經營非常重要,每一個企業要撥這一筆錢來,是有要你無形的回饋,也就是在社會價值上的回饋,今年我們跟合作企業保持很好的關係,明年度不管是誰來當主辦,我們願意在企業部分協助,並且維繫好的關係。

  • 如果下一次還有企業合作的話,我們也願意做這一個部分,也就是對於這個贊助者的喜好、關係的維繫,確實我很贊同你的說法,要有固定的人去做維繫,這個可以先講好。

  • 至於剛剛講到場地不一定要用這麼貴,我是覺得場地非常重要,今年我們的成果有一半的因素就是決定在場地,因為我們的場地就是這麼好,所以展現出來的氣度就比較好,我們希望明年度在哪裡辦,應該先講好,先把他確定好,像要募款或者怎麼樣都很方便,我覺得我們明年應該要先決定在哪裡,因為在哪裡就決定明年的氣度了。

  • 主辦單位可以決定。

  • 主辦單位可以提,但是大家要幫忙決定,真的,我們壓力很大,大家也要共同承擔,不能說全部都丟給主辦單位。

  • 今年的募款餐會也要再考量,因為參加的不一定是主要的贊助者。

  • 這個也是一個問題,我們要辦募款餐會,結果一直被取消。

  • 募款餐會其實是可以辦的,可以再思考舉辦的方式與時間。

  • 其實像第一屆,比如日月光就已經在裡面。

  • 因還沒有確定好,後來得到募款時間真的是太晚了,我們真的是在走鋼索。

  • 像前兩年確定後年的,大家比較確定大家就各自先去努力,我們原本預期很早會辦募款餐會,像餐會跟贊助商都有第一屆的經驗,第一屆有跟我們聯繫,就沒有繼續往下延續下去。

  • 針對明年的高峰會有沒有什麼建議或者是想法?討論出來是有一個授權的程序,我們想先瞭解一下,因為比照第一屆,第一屆也是辦完之後問了社企流跟喜憨兒有沒有意願辦第二屆,我們慢慢比較有規模跟制度之後,我們還是尊重一下今年的主辦單位、想法,也就是看哪裡比較適合,我們先瞭解一下。

  • 就我們所知,是Impact Hub。

  • 我們很有意願來承擔這一件事,2020年是滿重要的年份,所以今天為何請 Ces Rondario 到現場,她是亞太地區的領導者,也因為她引了很多國際的資源到臺灣來,像我們有一個跟塑膠減塑給的錢,也把亞太城市的東西放進來,所以她今天來也是想要瞭解一下kick off為有什麼方向,她可以怎麼努力,不管是跟Impact Hub總部或者是利害關係人的資源收進來之後放到這個會議上,我們願意來做這一件事,也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跟協助。

  • 我覺得我們組織沒有這麼龐大,像喜憨兒很容易調人來幫忙,一下子調這麼多人,我們跟社企流沒有辦法這樣來協助,因此很多地方是需要大家一起共同幫忙,這個是大家努力的。

  • Hi, I’m Ces from the Philippines. I was at the launch of the new space, of the backup diving NGO hub. I had the pleasure of being here for the APSES, and I held the plastics workshop. I think what we could really also offer is that through the international network. I’m also the regional lead for Asia-Pacific. I represent seven other Impact Hubs. We could really get the other Hubs to get the word out, have the speakers on board.

  • Looking at the other social enterprises from other cities who would provide insight into how social entrepreneurs in Taiwan could scale. There’s a lot of best-case practices. Also, we have a global network to tap into.

  • If you’re looking for a keynote, you should bring up a keynote to talk about how we’re in a hundred cities across the world. A lot of, we’re happy to help. The region is happy to help the global network, also through g0v has expressed our intention to support.

  • Every year, we have a global gathering, so every one city gets to host the global gathering. Just to 2020, I was hoping to bring it to the Philippines, but I said, I think, if we could design for 2020 APSES, I said I could move it to 2021, [laughs] so that we could make sure that the region is represented through APSES. We’re very happy to support.

  • Awesome, thank you!

  • 行政部門會儘快討論一個授權的原則,因為我現在也還不知道到時那個原則是什麼,但是我在想作為一個有心爭取的主辦單位,像你可以找合作夥伴,關係是什麼,你們講清楚就好了。

  • 如果談授權的話,已經選好場地……

  • 那個是主辦單位自己決定什麼場地?

  • 事關你的預算。

  • 之前直接打電話來跟我們說,像桃園跟新北。

  • 你想一下,如果授權給你們,看細節怎麼談,第一屆其實是有講過,我們比較傾向至少前面,像前面幾屆,是不是在雙北以外,我們希望有一個推廣性質,如果你說新北選在貢寮,那沒有話講,那個是你的本事。

  • 至於細節比如辦在哪一個場地或者是什麼,這個可以變成你提案的一部分。

  • 所以程序是公開的程序?

  • 對,有一點算公開徵求。

  • 尤努斯就會來了。

  • 確實,有可能。

  • 場地比較重要。

  • 貢寮有國際海洋音樂祭,但好像沒有大的會展中心?

  • 福隆算嗎?我們家可以借你(笑)。

  • 這個是剛剛想出來的辦法,我們的動作要很快,我們要趕快想出一個原則,我剛剛跟副處長討論,至慢是不是可以在8月把事情處理掉。

  • 可以的話,就在政委有在的會議上決定。

  • 就我們經驗,桃園真的非常好,那個長官很好,我們在桃園也有門市。

  • 有道理(笑)。

  • 我們會請中企處再告訴你。

  • 因為聯繫會議也差不多了,我們這邊只要有一個擬稿,隨時都可以來。

  • 看起來不能再慢了。

  • 不能拖過這個時候。

  • 你往好處想是把計畫都想好,如何分工、到哪裡都想好,是想好再跟我們講。

  • 桃園市政府會很積極。

  • 他們有派一些人來。

  • 桃園、新北都有社企中心。

  • 給我們一個禮拜,我們一個禮拜內的時間會有一個原則寫出來,會有一個公開徵集的時間。

  • 像2020年或者是2021年,要不要一起徵選?

  • 在8月這一場先處理2020年,但是2021年不會等到2020年5月結束再來做。

  • 我們的目的,像剛剛建議的,在2020年的閉幕式上就可以宣布是在哪裡及誰主辦,我們會做到這樣。

  • 所以,雖然很難一個禮拜生出兩個規劃,但是至遲會在2020年5月以前完成2021年的。

  • 今天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