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開始,我們會做逐字紀錄,大家可以編輯十天之後我們再公開,是哪一位先?

  • 今天很高興來跟唐政委見面,臺灣國際幸福家庭促進會於2003年1月25日在立法院成立(當時名稱是台灣美滿婚姻促進會),至今已有十六年,我們一直在推動這個幸福家庭的理念。

  • 因為我們長期在牧師的帶領之下,在臺灣推動以外,也希望推到全世界,因為家庭的這個問題,家庭是社會的核心組成,很高興感謝主,因為這幾年的推動,在國外有很多國家已經相呼應,像美國或者是很多,比如印尼及六大洲,很多國家都一起合作,各個國家都已經成立與我們同樣的機構。

  • 秘書長也很辛苦,這一段期間整合這幾年跟美國、聯合國有很好的銜接,尤其滿神父透過天主教的團體,在聯合國這邊有非常好的連結,而且也很難得引起至少全世界天主教系統,全部都認同這個理念,所以我們有一個計畫,打算2020年8月的時候辦理60國論壇,今年2019年7月先向聯合國簡報,透過聯合國的組織,希望有六十個國家共同為了這個聯絡。

  • 我們推動一個餐桌文化五價值工程,我們用這個來關心,讓家庭來聚合,讓整個家庭變成家庭連結的關心。現在初步已經有一個很好的開始,我們希望這個事情由我們民間團體出面促成,但是這個事情若靠民間團體來做的話,力量是有限的,政府有很多地方不方便,能夠跟民間團體結合,透過我們來做,在民間團體就資金上、資源上的整合,各方面都是比較有限的,希望我們政府能夠共同促成很好的共識。

  • 而且臺灣的國際地位,像曝光率等等各方面都有困難,像要走出去都有一些對岸的阻力。共同來促成,應該是相得益彰。我們也拜會過院長,各方面都有……

  • 我有看到他的致詞。

  • 八年前推餐桌文化五價值工程的時候,啟動的時候也是他當市長的第一任開始,他也非常贊成這個活動,我們是把活動當成運動,我們覺得這個是餐桌文化的運動,這個是滾動式的,活動就是放煙火。

  • 我們希望看由行政院這邊整合各部會一個team,共同跟我們一起做這個,今天唐政委,我希望透過你代表行政院這邊,怎麼樣來促成。

  • 我很快順著理事長講一下。

  • 好的。書面資料我看過了。

  • 這個工程主要五個價值T.A.B.L.E(對話、接納、祝福、傾聽、共融),然後吉祥物是餐桌文化聚寶盒,這裡面最主要是有提到藉由美國城市市長公告Family TABLE Day在美國的姐妹市深耕關係,因此這裡有幾點,唐政委這邊是不是共同發起,1月28日能夠出席,剛剛理事長提到政府如何來參與這60國的論壇。

  • 我們邀請的公文已經到總統府,看蔡總統是不是可以出席這個活動,我們希望當天大合照來做向聯合國簡報的封面,我去年五月有拜會過Vavat International,Vivat幾乎都在跟聯合國接觸,聯合國很想知道到底有哪60個國家。

  • 目前大概是20多個國家,像早上我有去台中市政府,台中市政府楊副市長加入了台中Family TABLE推動小組的LINE群組,也就是台中市如何來結合各宗教團體、里長及社區來廣推餐桌文化,推餐桌文化五價值的最重要期待就是要促進幸福家庭力,新北市陳儀君議員將會邀請各黨派議員來"起厝-關係的家九元素",各黨派議員將九元素如相愛到國家願景疊在一起成一個家,台北市也是有議員來幫忙,台中市議會也會來做,是從這樣的開始,希望在1月28日,我們也希望可以邀請政黨主席與宗教領袖,跟唐政委可以一起來蓋房子,如果總統可以出席,這個最好,我這裡有提了幾點,理事長剛剛有講到促成的情況。

  • 看有沒有要補充的?我想我就直接問一些問題,因為書面資料大概都看過了。

  • 會選在8月是Vivat International選的,我們知道每一年大概都是聯合國大會期間,外交部這邊會比較有多的資源,像聯工小組或者是國組司、北美司,大概都是在那個時候動員力量比較多,當然實際在美國FAPA這些大概都是當時會比較活躍。

  • 所以這個時間是放在聯大前面,這是已經設定好的時間?

  • 其實聯合國大會在9月,我們每年八月組Family T.A.B.L.E Delegate訪問美國、加拿大,像去年跟卡特總統見面談這個,跟州長、市長都有,所以今年7月份有24個國家青年來臺灣,這24國是2020年要做報告的,先來臺灣做準備,所以每年7月都是國際的學生來,8月出去。

  • 是一個固定的節奏?

  • 對,也有暑假,有青年代表。

  • OK,所以這跟聯合國的關係是以最後會由Vivat International促成,一起去聯合國做一個報告嗎?還是?

  • 是這樣的,滿神父是我們的理事,他的同鄉、同學是剛好Vivat International執行長,Vivat跟聯合國常常辦活動,是透過那種新的關係,來講我們這個餐桌文化五價值,實踐餐桌文化五價值體現力量、友誼及自由型塑和平的願景,所以談到自由就是說免於內戰、人口販賣等等的自由,某方面這裡做的就跟Vivat性質一樣,世界的弱勢,不要內亂跟販賣,他們覺得這個宗旨很吻合,我們就一起來辦。

  • 所以Vivat International跟聯合國的Department of Public Information這個機構,當然他一直跟我們說要低調。

  • 所以是Department of Global Communications的DPI NGO Youth

  • 裡面就有一個Youth的部門,透過我們的理事,也是印尼幸福家庭促進會的理事長,從2018年年初就一起與聯合國那邊做溝通。

  • 所以簡單來講,滿神父在去年在美加、印尼這些國家的聯合國,等於是駐聯大使館,討論這一件事?

  • 對。所有的Family TABLE Delegate已經兩年訪問美加,國外的年輕人也來臺灣參加高峰會。今年我跟前往紐約拜會Vivat International執行長Robert,我跟他分享的時候,他說這是國際性的,他說這個很好,他說如果我跟聯合國的話,因為Vivat International跟他們常常辦活動,所以他可以協助,他說如果臺灣有需要Vivat International的協助,他們跟聯合國都是常常辦活動的,因此我們拜託他可以跟聯合國溝通。

  • 意思是明年8月的論壇,實際舉辦的地方會在紐約,然後舉辦的場地會在Vivat的場地?還是?

  • 我們期望都在UN,但我們也希望有機會到印尼、美國、加拿大、多哥等國的大使館,讓接觸點更多一點,我聽滿神父提到聯合國在第一次聽到這個的時候,問Robert說這個活動來的臺灣學生當中,有沒有大陸在臺灣的留學生,沒有就ok了,他們好像知道這整個互動的情況。

  • 我去年5月3日也有跟Robert見面,談了很久,他也很能理解,他也認為可以合作。

  • 所以這同樣是您剛剛提到Vivat合作的聯合國部門?

  • 是Robert說是Public Affairs,他說有一個是UN的部門,關於youth。

  • 所以也是DPI裡的計劃。

  • For Youth,所以這個單位也有跟他們溝通,他說UN有特別Youth的活動,因此已經跟他們聯繫了。

  • 上次是Public Affairs下面有一個。

  • 所以是 DPI 的 Youth。

  • 我覺得這當然是非常適合由民間NGO來做,因為當然就像您剛剛所說的,如果是以政府的角度、外交部的角度,在聯合國裡面辦活動是比較困難的,雖然並不是沒有成功的案例,但是成本是比較高的。

  • 您提的這個時間,剛好在UNGA前面。我們辦公室是有外交部的朋友,她是從國組司過來的,我們確實可以跟不管聯工或者是NGO司,問實際像這邊提到的需求,請聯工幫忙提供午餐,者是聯絡上或者是行程上有一些協助等等,這邊本來就有一些入聯相關的活動,只是哪一些部分跟這個可以銜接,這個需要一個很明確合作的UN單位,跟我們相對關係的論述。

  • 不過這個部分我想是他們比較專業,我會轉交給他們,這沒有問題。至於,7月時24國青年來台,這個是不是19日?

  • 這個已經確定了嗎?

  • 預定是7月26日是在聯合國做簡報,向聯合國秘書長做餐桌文化五價值在台灣及世界各國推展成果簡報,7月19日Robert神父想來臺灣訪問,希望跟蔡總統見面,多了解一下,因為跟UN秘書長見面的時候,Robert神父希望多了解、多知道臺灣,到時候也幫我們講話。

  • 來臺灣的時候,希望可以蔡總統可以有一封給聯合國秘書長親筆信,蔡總統也可在信中提到是本會顧問,希望透過秘書長協助邀請更多國家與城市來推餐桌文化五價值以促進世界和平,我們希望可以帶著這一封信給UN的秘書長,UN秘書長剛好是天主教徒, Robert神父7月19日來臺灣之後,7月26日到UN去,到UN去就準備明年的計畫。

  • 這24國的青年代表是?

  • 6月來,到6月底,到7月19日。

  • 對,希望有機會讓蔡總統跟這24國青年鼓勵及在各個國家推餐桌文化,像在剛果城市公告了Family TABLE Day,剛果市長聽到餐桌文化源自臺灣,很新鮮,這個城市運用餐桌文化在愛滋病,或者是男女不平等的文化,認為女生都不用讀書,在這樣的文化裡面推展對話跟接納等等,他們就會在聯合國分享這樣的推展成果。

  • 義大利青年剛好是律師在法院裡面協調時就運用餐桌文化五價值概念,所以每一個國家不一樣的議題來present推展餐桌文化五價值成果,今年7月來的時候,就看看準備怎麼樣,這24國青年也希望得到總統的鼓勵,就是在做這個,而這個最主要是促進世界和平。

  • 我們這邊能夠做什麼?是希望為這24國青年提供機票嗎?

  • 謝謝。機票的部分,是像滿神父去紐約的時候或者是Robert來臺灣的時候。

  • 不過,這個按照你們所說,是定期的費用?

  • 每一年6月底到7月中,就是三個禮拜吧,在六都巡迴辦理,然後多加一個原住民,在七個地方,然後每一個地方有當地的合辦單位,也相對從1、200位的青年領袖參加,跟國際的青年代表有一個高峰會或交流,三天兩夜。

  • 剛剛忘了提,聯合國有表示除了60國之外,是不是有美國、加拿大比較多的參與,因為他們要求20個城市派代表,這個我們也在努力。

  • 像跟我們簽公告的,我們都邀請,看是不是可以更多的人來參與,聯合國很希望我們把這個促成,要怎麼做比較好,我想這個很好的,他們很有企圖。

  • 我想問的是,這個是每一年都發生的?

  • 事實上也是剛發生,因為剛做。

  • 就是24國過來這一件事情?

  • 2018年才開始。

  • 所以2018年的時候,是外交部就有編列補助嗎?

  • 青年領袖高峰會今年是第六屆,今年預計24國青年出席,去年第五屆15國,第一屆至第四屆都只是美國加拿大青年約12人,去年外交部補助比較少,我不曉得是逐年減少。

  • 如果你們確定每一年都要辦的話,我不曉得去年和外交部提的時候,是不是一個常態性的提案?

  • 每一年都有提。

  • 我想這個我也一併幫忙問一下。因為我不是很確定青年過來,這一個在外交部這邊會是哪個單位。

  • 好的,那我也了解一下。

  • 去年我拜會布吉納法索駐UN大使,共同辦理2020年UN的論壇,他也同意,後來沒幾天就斷交,所以沒有了,我去的時候,跟紐約辦事處的UN連主任一起去,所以某方面有一些接觸,他好像也知道這一件事。

  • 好,沒有問題。我是在行政院負責青年相關業務,好比以青年為主的論壇,我自己有空的話,我是非常願意出席,但是你書面提到總統府那邊的行程,這個不適合由我安排。我想你們已經有邀請,就循邀請信的管道,我還是以院裡的業務為主。

  • 最後是起厝的儀式,我那天在財政部有一個訓練的行程,所以大概沒辦法實體出席,看有沒有什麼替代的方法。

  • 我想如果與青年有關,我會比較有角度來切入。如果是邀各黨派領袖的話,那我畢竟不是哪一個政黨的。

  • 可以錄一段影片。

  • 現在六都都要派學生,也要辦高峰會,現在台北是中正高中,我有請他們派25名學生,新北市是新莊高中,我也請他們派25名學生,像UN是以青年為主題,我們希望更多青年出席。

  • 不過聽起來,市議員也有滿大的角色?

  • 那是到各個地方去。

  • 是同時間、不同地方嗎?

  • 不同時間、不同地方。

  • 意思是現在先辦一個,就是啟動,然後各地慢慢再響應,自己辦自己的儀式。

  • 3月份美國幸福家庭促進會秘書長來,我們就到各個議會去。所以從1月28日等等的照片都蒐集起來,到7月26日,我們去給聯合國秘書長看說我們這樣子做,是很深入的,像我剛剛報告過,比如台中市,我們今年就開始,每一個社區學校、宗教團體來推蓋房子,讓他知道我們各族群、不同社區的宗教信仰一起來,有衝突、寬容等等九個元素,所以這是不同時間,一直到7月。

  • 所以持續都有活動。你們挑立法院是因為它有象徵意義?

  • 交通便利,也沒有場地費,因為200多人,所以場面非常多。

  • 也是跨教派、黨派、族群。

  • 我阿公、阿嬤都是天主教徒。我想問一下,這邊寫說有約保安宮嗎?

  • 已經都在邀約了。保安宮是去年電視台來訪問,但是沒有促成,因為保安宮跟聯合國有一些互動。

  • 之前我去教廷黑客松時,他們三個題目之一就是跨信仰的對話,也是希望全世界青年一起來想,後來我們這邊也有民間信仰的朋友去梵蒂岡進行對話。

  • 這個是現在梵蒂岡滿好的基調,就是把跨信仰對話當作事工,我覺得這個概念真的滿好的。

  • 如果錄影的話,你們會希望我講什麼?

  • 其實這個活動是希望大家,尤其是培育青年,可以內化餐桌文化五價值如對話與尊重,未來就不用戰爭,像我們Family TABLE Delegate去美國第一大步兵學校與來自世界30多國軍官分享TABLE的概念,用這個觀念訓練的人也不用戰爭。

  • 是以和平為主軸?

  • 世界和平,主要就是推世界和平。

  • 我想世界和平是共同目標。因為這個目標達到夥伴關係,我想這個論述是很好的。

  • 這個跟國際扶輪社的人是類似的,1928年是從幾個小城市開始,後來扶輪社覺得這個滿重要的,就變成國際性,現在總共有100多個國家在交換,臺灣跟30幾個國家在交換,很多人講的是如果這個專案扶輪社認真一點,1945年就不會這樣子的,德國人、法國人、俄羅斯人玩在一起,就不會主張戰爭,這個有一點類似,用文化下去推,如果可以直接拉到類似像UN裡面他們自己當時的專案,長期來講對臺灣這一些協調是非常有幫助的。

  • 我們嘗試結合聯合國永續的概念,人跟人、自己跟家人、人跟自然的關係,可以把這個文化有永續的元素存在。

  • 以彼此相愛為基礎。家、都市、社會、國家、世界和平。這個是理事長想出來的。

  • 稿子我會請子維幫忙,如果你們覺得要調整或者是要強調,我們可以錄好幾個版本也可以。

  • 紐約或者是聯工那邊,我們之前都聯繫過,我想直接把這一份proposal直接請外交部在這邊的同事稍微看一下。

  • 我想這兩個部分要分開,一個是青年會來這邊,如果要辦什麼常態式的、外交部在裡面要有多少的角色,或者是外交部如果自己NGO司的量能有限,也許有一些其他可能可以幫忙的地方。這個我沒有辦法promise,但是可以問一下。這個是一部分。

  • 另外一個部分是專門對神父及實際紐約小組可以在場地、logistics幫什麼忙,這個就是聯合國工作的部分了,這個部分也會請同仁幫忙看一下。

  • Robert的部分是不是可以幫忙?

  • 他16日到,要趕回去,26日,所以最晚23日就離開。

  • 他說如果可以的話,16日來,20、21日回去。

  • 所以某方面Robert神父是在幫我們做與聯合國的連結。

  • 因為外交部要評估的話一定要看CV和活動規劃,就再麻煩你們提供。

  • 看子維有沒有覺得要補充的?

  • 可以幫我們的忙太多了,因為外國20幾個國家,那些青年來的話,希望跟我們這邊,最主要的是……

  • 以青年教友為主?

  • 臺灣是以六都,就像台中是跟衛道中學,六都的學生,學校每一次都有80至100個,像中部是中彰投,這次像嘉義女中都跑來,很多學生學了這個,對TABLE的概念很好。

  • 分享他的故事、體驗者,並不是某一個人灌輸你什麼事,所以有結論報告的時候都非常優秀,並沒有說大人都不參與,甚至連開幕主席,這樣是領袖高會,青年真正領袖來主導。

  • 這個九元素,是臺灣這邊提出來的嗎?

  • 是,那是從美滿婚姻促進會時就提出來了。

  • 從地基「相愛」、「盟約」往上,是「說聽」、「家庭價值」、「接納」在第一層,「衝突」、「情緒」、「親密關係」在第二層,上面是「寬容」和「關懷」。

  • 等一下,應該是每個顏色一個元素吧?

  • 「相愛/盟約」(灰)、「說/聽」(藍)、「家庭價值」(土)、「接納」(綠)、「衝突」(紅)、「情緒」(黃)、「親密關係」(橙)、「寬容/關懷」(楬),最後是「家庭願景」(彩虹)。

  • 我有做功課。(笑)

  • 另外,青年署之前有支援我們的活動,不曉得可不可以也請國教署協助?

  • 因為新課綱是柔性課綱,主導權在學校課發會。以前由上而下推的方式比較難,新課綱的精神是這樣。

  • 國教的部分是要學校先提出來,好比這個變成教案之類的,國教署可以協助分享給其他學校的課發會參考,但並沒有要求每一個學校都做的功能。

  • 我們辦公室,是每一個部會一個人組成的,我也會問青年署跟國組司這兩位同仁的想法。

  • 今天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