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樂心聲,你的心聲,我來聽,大家好,我是今天代班主持人,立法委員許智傑,高雄小金剛。

  • 你現在收聽的是快樂聯播網、快樂心聲的節目,空中立法委員單位,這個節目可以收聽的頻率,大台北地區收聽全景廣播電臺FM89.3,台中、彰化、南投地區收聽望春風廣播電臺FM89.5,台南、嘉義、雲林收聽嘉樂廣播電臺FM92.3,台南、高雄、屏東收聽快樂廣播電臺FM97.5,澎湖地區請收聽風聲廣播電臺FM91.3,今天的節目裡面跟大家討論的主題是「新政府大體檢,數位政委唐鳳提建言」,我們今天邀請的來賓是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委員。唐鳳委員你好。

  • 大家都知道,我們唐鳳委員還沒有來到行政院就很多風聲了,因為唐鳳的生長過程也很特別,也有很多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其實很多聽眾朋友對唐鳳很有興趣,聽說你的智商180。

  • 其實160以上不能測量,所以也不知道多少。

  • 我有一個小故事,有一個朋友說他老婆都罵他的孩子說孩子都不認真讀書,他(我朋友)就說:「你不能怪我們的孩子,要怪我們不夠聰明。」(笑)有的人說讀書反映智商,有的學英語、數學或者是語言能夠學得很好,所以我有時跟我們所有的聽眾朋友或者是一些家長分享說不要一直強迫逼孩子,如果要讀到什麼程度,其實也不一定怎麼樣。所以由唐鳳委員就可以看出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你好像讀到國中沒有畢業?

  • 對,就開始自己創業。

  • 你的過程為何跟別人不一樣?因為一般的孩子依照我們的社會,好像沒有依照一般的學歷就不太能被接受,這是什麼心路歷程的轉變?決定在讀到國中就不讀了。

  • 1994年或者是1995年有一個WWW(world wide web)發明的時候,我就發現我現在課本上看到的東西跟我在網路上看到的東西大概有十年的差距,所以就是說大部分研究人員直接在上面就會把最新的結果做出來,我們知道說它要進入課本,可能要十年的時間才慢慢編進到課綱跟編教課書。我發現隔著網路,沒有人知道我才十四歲,所以都很願意合作跟回答我的問題,就覺得是臺灣的另外一個研究人員,所以要學什麼就跟做研究人員學,比起課本還要有趣。

  • 所以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跟一些學者、專家?

  • 對,像是人工智慧。

  • 對。就是因為這樣,就覺得不要再讀教科書了,讀的也是讀十年以前的(笑)。

  • 這個想法真的很新,你們真的是跑在時代前面,後來你就開始創業?

  • 就走專業程式設計。

  • 大概做二十年,大概就退休了。

  • 你現在退休了?

  • 我大概三年前退休。

  • 錢有賺夠了,人生就是這樣,過不一樣的人生?

  • 對,做公共服務。

  • 對你來說是你個人不想賺錢,這個部分就算可以了,後半輩子有這個緣分請你來當幫大家做政務委員,今天跟你講話我才知道,要掌聲對你感謝一下。

  • 你這麼特殊的背景,當時新聞有很多爭議,大家也覺得很特別,我現在是說你從10月初來到行政院,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我們民眾想要知道的是,你所講的「開放政府」到底這兩個多月大概有什麼簡單的成果或者是有什麼簡單的成績要跟大家分享的?

  • 好,「開放政府」就是一種讓政府可以更相信人民的方法。我們之前常常是說我們要人民相信政府,不過信任其實是互相的,如果政府不先表示說我可以相信人民,就是幫我看施政過程裡面有沒有什麼大家一起可以來商量的地方,其實人民沒有必要相信政府,所以我進來之後,其實好比像我開的每一個會,都有人幫忙把每一個字打下來,就像立法院的逐字稿,所以好比像院長請我幫忙協調電子競技。

  • 喔!我秘書很喜歡玩電競。

  • 有委員很關心六年都沒有主管機關,學業、兵役都沒有人管,我跟教育部、文化部的朋友試著去協調,然後就可以給一個電競正式的名字,用一個「技藝文化」,也就是由文化部幫忙,就兵役這方面給一些解套。我覺得很特別的是,我們只開了三次協調會就解決了,第一次開的時候我們其實不太確定爭議的地方在哪裡,但是因為逐字稿放到網路上,所以有很多電競選手不管是在PTT上面或者是在什麼巴哈姆特或者是Yahoo TV看我們的逐字稿,幫我們出主意,只要把大家的意見加起來問大家覺得怎麼樣,他們覺得網友的建議很有道理,所以到第三次就協調完了,大概三次開會就解決了。

  • 所以「開放政府」的角度就是把逐字稿公布,所有不一樣的意見就會透過網路進來?

  • 對,所以我們說利益關係人,像電競的利益關係人,例如像電競選手,就可以快速提出意見。

  • 蒐集各方不同的意見?

  • 像這一個題目,若以土木師傅(角度),你有什麼看法?能馬上加入嗎?

  • 其實也可以耶!之前台北市有做一個社會住宅的案子,所有會分配到社會住宅,其實就是單親媽媽、災民、遊民或一些身心障礙者,其實都會有社工跟關心他們的老師願意幫我們去蒐集他們的意見,所以也可以用這一種滾動問卷去用會碰到的社會住宅的原住民族朋友們。

  • 這樣講得滿有理,不知道聽眾朋友是不是聽得清楚?主要是我們可以透過網路、電腦去快速蒐集大家的意見,這跟我們傳統少數人開會不一樣。

  • 好處是可以更快速。但是我舉電競的例子,有人提到電競要用體育項目,我不知道有沒有收納這一個意見?

  • 有啊!體育在臺灣就是「體能教育」,就是德、智、體、群、美的一環,大部分的老師說智育的部分大於體育,跟下圍棋一樣,你體能也要很好,可是大部分的時候是在動腦。

  • 你覺得圍棋跟象棋是運動項目嗎?

  • 我們說是智力的運動,所以也是一種運動。

  • 電競算不算運動?

  • 我們現在的想法,是如果要按照運動產業條例,當作運動的話,可能像是運動表演業,這樣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說是體育的話,那一些體育老師就會不太高興。所以我們現在就把體育跟運動拆開來看,它可以是智育跟運動。

  • 這兩個拆開來看,我可以接受。我要請教的是,如果是運動跟技藝,有一部分的人,可能比較傾向於把它解釋成運動?

  • 它都是啊!兩個都是,就像扯鈴一樣,運動跟技藝都是。

  • 像體育署所有關於運動比賽等等,電競現在可不可以列入體育署?

  • 現在的想法是,如果是租稅補助優惠,我們可以跟電競去談。但如果要去借小巨蛋,若透過文化部發文,就比較好借,比起你說是體育運動來得好借。

  • 我的意思是說開放政府這個方式,你有沒有聽到這一些聲音、收納進來?

  • 有,各種不同的聲音。因為委員有辦一個公聽會,有三個黨派的委員一起辦,有邀老師跟委員們,我們也都打成逐字稿,按照選手提出來的意見,一行行去看。大家還是面對面開會,但是開會不會白開,你講的每一行字都會變成下一場會議的議程。

  • 我們要問的是,運動跟技藝用開放政府的方式,也就是蒐集不同的聲音之最大公約數,就是用「技藝」?

  • 對,雖然大家不滿意,但可以接受。如果在租稅、產業上,都還可以協調。「體育」就不要提了。

  • 因此很多問題是可以用開放政府的方式來協調。

  • 但是我最近想問的是——雖然一例一休跟二例已經解決完了——但是有不同的聲音,像同性婚姻議題,下禮拜一可能也會在委員會要有一個決定,這都是很有爭議性的問題,你面對這一些爭議性的議題,如果用開放政府的角度有什麼比較好解決的嗎?

  • 因為是在立法院的案字,我就不評論個案了,我講一些原則。大家會上街頭,常常會覺得這個是最後一次表達聲音的機會,要是不說話的話就來不及了,但是我們現在在規劃一些好比像公司法要全盤修正,我們如果不給大家開放意見的機會,好比像商業司自己從頭寫到尾,交到立法院就三讀,即使是公司法這種看起來沒有爭議的,說不定到最後也會有人上街頭。我們現在的做法是跟學者們合作,並不是開研究案,而是老師們發幾千份問卷蒐集社會上的聲音,有些擺不平的部份,像社會企業還會開焦點團體,每一個逐字稿都會上網,所以六十天的時間行政部門不會爆衝,然後大家面對面調解完之後再送給行政院院案,政府要足夠信任人民,要足夠蒐集到六十天的意見,不能說蒐集六天就收了,這樣人民當然會上街;其實上街也是有成本,如果你現在有六十天,各部門都會考慮的話,其實大部分的人會願意好好講跟溝通。

  • 有一些爭議性的議題,有些大爭議、有些是小爭議。雖然都是開放意見,有些意見都很多,像這一次同意同性婚姻跟反同性婚姻,兩邊幾乎都勢均力敵。

  • 我是覺得說,有時看起來很像水火不容的議題,其實可以去看後面堅持的價值,我覺得沒有真的不相容。我舉一個同性婚姻的例子,我阿媽是天主教徒,我爺爺也是。我們會討論這個議題,看起來好像水火不容,但其實很多天主教友們擔心的是臺灣離婚率這麼高,這樣下去是不是婚姻就喪失其意義?但是同性婚姻關係,社會上討論婚姻的權利義務四百多項,經過這樣的討論之後,大家更知道婚姻的意義,想清楚再加入,這樣離婚率就不會那麼高。一邊在意的是婚姻的價值、另外一邊在意的是平等,但是這兩個仔細去看,這兩個可能沒有衝突。

  • 可是現在不管是設民法或專法,都有人反對,天主教徒的想法是這樣,但是並不是全部的宗教都是這樣的想法,他們的意思是整個大自然的繁衍及生命之意義,所以依宗教來說,我問到的大部分都是宗教因素而反對。

  • 站在人與人尊重的角度,像一開始的版本叫我簽我就簽,我覺得很單純,我尊重同性婚姻,但是後來兩邊這樣意見一起角逐,我就打給尤美女,我就打說「男女」改成「雙方」,我也不太能接受,是不是「男女」保留變成第二列可以改為「雙方」,這樣等於整個傳統的價值是以男女為主這一些要保留住,後來她說可以。

  • 這個是你們的專業。

  • 當時時代力量的版本,我覺得寫起來對我來講比較誇張,把「父母」、「子女」、「夫妻」改得我真的不能接受,社會不能接受的主要是那兩個版本,其實民法跟專法的差別是,你把它當作百分之百正常,還是說那是大部份人用右手、少數是左撇子,就像95%是異性婚姻,5%是同性婚姻,95%異性婚要尊重5%的同性婚姻,但是還是以95%為主。我不知道從同性婚姻的角度,大家可不可以接受。

  • 這個就是立法技術,實際上權益有照顧到、不會讓人覺得有歧視,另外一邊也不會覺得是破壞婚姻價值。我剛剛講了要把婚姻價值保存住,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 你這樣講有道理。

  • 但是平權你說互相尊重,也是很重要。這兩個明明沒有衝突,如果現在立法技術上弄成很衝突,就要靠你們專業的來解決。

  • 你們給我一個很好的想法,這個真的要思考一下,因為我們現在就是遇到雙方面的衝突,但如果還是保留婚姻價值,我雖然比較保守一點,我尊重同性婚姻,但是我認為婚姻價值還是要以異性為主,如何闡述這兩個情況都同時存在?像同性婚姻的部分,有人會反對,這樣就等於歧視。

  • 確實啊!其實我是左撇子,像剛剛委員說左撇子是少數人,我也會覺得哪裡怪怪的。我覺得大家要設身處地去想,大家有自己的成長經驗跟價值。我自己就是左撇子,我也沒有辦法,就互相體諒。

  • 小時候如果用左手寫會被打,但那已經是過去,現在很正常,現在的爸爸、媽媽不會刻意叫你寫字要用右手寫,這個是時代上的轉變。

  • 但是你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把每一個人的觀念轉變。

  • 所以剛剛委員提供一個很好的想法,如何保持婚姻的價值,我們一樣不歧視,而且也是尊重,這個很好,這也算是開放政府。

  • 資訊社會你算走在我們的前面,這個觀念比我們好。

  • 我們現在委員也有推動「行政院資訊總處」,這一個感覺你的看法是怎麼樣?

  • 余宛如委員跟其他委員提的草案,其實公聽會我沒有去,細節我不太知道,我跟人事行政總處的朋友有聊到,對於院內的組織改造要全部一起提,現在是要稍微緩一下,等通盤檢討之後明年再討論這一個案子。行政院至少這一個會期沒有要提對案,我現在很難講什麼,但是我有收到委員的意見,這個是有的。

  • 其實我剛剛在跟你聊天的時候,老實說數位時代,像在我們五十歲以上的,對於數位使用沒有那麼熟悉,但現在八十歲也有在用LINE(笑)。

  • 我阿媽跟我外婆都會用iPad(笑)。

  • 但是一般的人說你當政委的目標是要做「開放政府」,跟行政院設置資訊總處有何關聯?好處與不同?

  • 開放政府有一點像是我們本來解嚴之後,行政院各個部會都有一個叫做國會聯絡人,就跟立法委員溝通,接下來就有一個媒體聯絡人,跟新聞記者溝通,所以開放政府聯絡人有一點跟這個一樣,就是跟公民溝通。從某角度來看,隨著時代的演進,原本是大家會關注立法院的事,現在大家會慢慢關注行政院的事,不管行政院做什麼,網路上就會討論一遍,大家不會等媒體去討論,如果行政院不給大家很充分的時間或資訊的話,就會變成立法委員跟媒體拿到的資訊是不正確的,但是網路討論的東西是很片面跟片斷,這個其實是行政院的問題,所以我覺得行政院要更相信人民,要把更多的資料在更早期提供給大家。

  • 你說這個很特別,我再提出一個問題,等一下有時間廣告一下。如果依核災食品(這個議題),要如何讓民眾瞭解?民進黨政府的講法是「美日不上市,臺灣不進口」,輻射的影響多大?比照美國跟日本,「美日不上市,臺灣不進口」?我覺得這樣很簡單。但是民進黨的講法是要進口核災食品,現在很多民眾不知道,剛剛你有講到這一個問題,我想我們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聽唐鳳政委說要如何做、如何給民眾如何得到正確的資訊。

  • (廣告)

  • 謝謝回到節目現場,我是許智傑。為大家邀請到的來賓是唐鳳委員,委員你好。

  • 剛剛有提到核災食品,大家都問說民進黨現在到底要做什麼,要拿核災食品給他們吃,我說不是這樣的。以你的專業要如何處理讓民眾更瞭解?

  • 有一個公聽會,大家有聽過行政院其實是要開「準聽證」程序的公聽會,什麼是「準聽證」?就是有一個專業的主持人,並不是行政院的長官,而是社會上各界可以接受的一位主持人,然後事前光是公聽會的名字就討論了很久,這一個公聽會是「日本核災後食品風險危害評估及管理及茨城、櫪木、千葉、群馬食品開放與否公聽會」,名稱好像很有學問。

  • 因為民間社會在意的是,核災之後有沒有做風險評估的危害管理?以前都不輸入,但是不輸入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有再持續評估怎麼樣的情況下可以輸入?這個大家不知道,也很少跟民眾溝通。後面行政院關心的是並不是福島,而是旁邊的茨城、櫪木、千葉、群馬算不算是核災食品?其實不算,因為這些在福島外面。但不能說政府講得就算數、政府最知道,而人民都不能發表意見,那個跟「開放政府」是相反的。所以大家會覺得政府要暴衝,那就不會聽你講,因為覺得講什麼都沒有用。

  • 我們現在就是這一種感覺啊!

  • 如果公聽會討論出來,有一些沒有做好,好比像風險危害評估或者是管理沒有做好的地方,如果不能說服大家,這一個方案就等到能夠說服大家再來推行。這我們在學理上叫做「零方案」,就是不要做。這樣子如果讓大家覺得說「零方案」是一個選項,現在社會上的朋友們就比較願意好好聽。他們願意自己去日本量輻射,行政院也有人去,他們就把手上這一些東西就事論事討論出來。可是以前如果沒有正當的程序,像聽證的程序,那樣一邊在講,另外一邊是覺得沒有地方講話,沒有地方講話怎麼辦?只好上街啊!對不對?所以需要一個充分的時間,不做預設立場,這個是最重要的。

  • 對,不預設立場,所以這個叫做「零方案」。

  • 我都跟人家講「美日不上市,臺灣不進口」,你只要相信美國、日本的標準,這樣大家就很清楚。

  • 但這個剛好是日本自己的食品,所以如果有人還是反對的話,可能本來就對日本的檢測心裡有疑慮。

  • 所以就看我們這邊原能會、衛福部能不能用我們的實驗室幫忙把關,大家對於這一套的標準能不能相信。

  • 你這樣講很好,所有的部會好像還沒有都按照你的這個想法辦理?

  • 這個要慢慢訓練,不是一下子都有這一個能力,我們先慢慢把這個人帶好,慢慢把這一個想法傳播到部會裡面。

  • 像之前蔡總統上任至今,包括華航事件處理、遠傳ETC員工處理、同性婚姻、核安食品每一個議題一直來,我們聽到的(處理議題能力的)聲音很破碎,包括Uber到底要管制到什麼程度?

  • 其實Uber關於電子車隊明明都已經通過了,高雄都已經有類似臺灣的Uber叫車,其實都會停在計程車還在包圍行政院的印象,後來有方案出來了,大家可能看過也忘記了。這也是我們跟媒體的關係要檢討的地方,常常有衝突的時候,媒體的版本特別大,衝突解決了,媒體可能放在第三版,這個是很多人會停在還有衝突的印象,其實多元化計程車方案早就制定了。

  • 我也覺得很傷腦筋。媒體可以幫我們,但也可能害我們,如何要把臺灣的媒體處理好?就是能對台灣貢獻。如以商業的角度,媒體希望要夠特別、辣(有爆點),才會有生意,廣告才會比較多,因此這一個東西要有一個平衡點,需要一點時間。

  • 不過媒體現在也在轉型,很多媒體是做即時新聞,現在很多,有什麼事不等到晚報或者是七點新聞,在網路上發一個即時新聞,媒體的從業人員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要做一則新聞出來,所以「開放政府」很重要的是,媒體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給他很充分的資訊,他就是按照很充分的資訊去登,他去做調查報導就有這一個基礎,可是如果部會都不給他,或者是給他的時間太晚,這樣就自己捕風捉影。所以我開會當天就會把逐字稿給記者,記者比較能夠有所本,他真的比較知道講了什麼話,才不會說又要去猜,我覺得這個滿重要的。

  • 這個是很新的觀念要讓政府部會一個個去適應,也要讓他們習慣。像台中也有成立一個「數位治理局」,實施起來是否能夠如期?或者效果能不能跑比其他的縣市更快?

  • 這個很清楚,台北市有一個資訊局,但是所有其他的縣市裡面,資訊都是在研考底下有一個資訊中心,因此不管是預算或者是能不能跟別的局合作,其實都比較困難,所以台北市有資訊局之後,我們就看得很清楚推很多「開放政府」、「開放資料」及參與算預算,因為有一個資訊局就比較好協調,所以台中有一個數位治理局,我覺得很好啊!等於資訊方面的人才會有一個跨局處的協調的地方。

  • 所以是台北市跑在前面了?

  • 所以數位治理局及資訊局是類似的?

  • 資訊總處如果在國家行政院有一個資訊總處或資訊長,好比有一個主計長,全部都一條鞭,政風也一條鞭,可以看全國各個部會、各個單位這一個資訊有沒有好好統合?

  • 明年1月1日開始有一個「數位國家」方案,治理的方式就是由院長領軍,我跟吳政忠老師會幫忙,我們會固定跟六都的副市長,和做資訊的朋友們每一季去檢討,六都哪裡有做得好的地方,我們中央可以幫忙的,或者是中央有什麼政策在六都可以推行,不只是六都,每一都是要管旁邊的縣市,所以才會變成比較有這一種一條鞭的感覺出來;雖然人事組改還在討論,但是在數位國家方案裡面,有一點把區域治理一條鞭的概念帶進去。

  • 什麼時候開始做?

  • 所以明年可以先看到的是唐鳳委員先用六都,並帶領副市長,把裡面資訊好的東西帶出來分享?

  • 對,就是這樣。

  • 這個觀念很不錯,我們的唐政委——我可以說年輕人,因為比我年輕十幾歲。

  • 我們輕鬆一點,可能很多聽眾對於新的名詞,不要讓你的孫子或者是孩子在玩這一東西,而我們聽眾朋友都不知道,所以有一些小遊戲,讓唐政委來解釋一下。聽眾朋友可能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我相信老一輩的不知道。

  • 「中二生」是什麼意思?

  • 國中二年級的學生,有的時候沒大沒小,比較自我,不給人家留情面,比較囂張。

  • 「87分不能再高了」?

  • 我們說滿分是100分,網路上再打87分,就是說在罵人,所以重點是「白癡」。

  • 「藍瘦、香菇」呢?

  • 有一個網路上的影片,有一個人他覺得很想念他的女朋友,他覺得很難受、想哭,咬字不標準,所以講成「藍瘦、香菇」。

  • 這個很好玩,你知道有一齣電影,像「總舖師」的蛋蛋的幸福?

  • 對,就是這樣。

  • 就是人生的失敗組,就是很像比較沒有出息的叫「魯蛇」,他就是做不好失敗。

  • 就是做得比較不好?

  • 對,還有一個「溫拿」,也就是勝利組,兩個是一對的概念。

  • 我還有一個笑話,之前去加拿大,人家說為什麼要住在溫哥華?人家說「加拿大溫哥華」,用台語講是「住起來很快活(台語)」,那「94狂」?

  • 就是狂,「94狂」聽起來比較狂,狂就是不管別人怎麼想,比較有表達力。

  • 不瘋不狂枉少年。

  • 「您XX系的」就是在網路上討論的時候,突然之間很冒出很專業的人來幫忙解釋這一些東西,底下的人就會說你是大氣系或者是數學系,就表示是很專業的人

  • 是前總統馬英九有一陣子支持率就這麼多,所以是在說不管怎麼樣,對他不離不棄都會投給他的人,就叫做「9.2」。

  • 喔!不是在恥笑他,我還以為笑他「9.2%」?

  • 也是有笑他的意思,但也有人說他當「9.2」很自豪,就是大家都不願意管馬英九的時候,還願意支持他。

  • 所以另外一個是不離不棄。這一個我知道,「做好做滿」。

  • 朱立倫第二屆當選新北市市長致詞的時候,有說要做好做滿。

  • 所以現在說做好做滿,是被人家拿出來當笑話。

  • 做好做滿,其實本來可能是要這樣子,但是在路上遇到淡水阿媽的話,可能就沒有辦法做好做滿。

  • (笑)淡水阿媽也是朱立倫?

  • 朱立倫在淡水碰到一個阿媽跟他說,不需要做好做滿,要他一定要出來選。

  • 這個是連帶的?

  • 所以是編一個故事。我們可以這樣子猜測啦!「GG」?

  • Good game。好比我跟你在網路上打一個遊戲,到最後我贏了,我就會說「good game」,很感謝你打的遊戲打得不錯,但是其實是我贏了。

  • 所以是你贏的意思?

  • 跟聽眾朋友報告一下,這很多是你的孫子在玩的,你稍微記一下,你的孫子以後就會說你怎麼這麼厲害。聽說唐鳳的英語很好,有她學習的過程,我們請她跟我們分享一下,先廣告一下,等一下再回來。

  • (廣告)

  • 我是今天的許智傑,為你們邀請的是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委員。

  • 我聽大家說你的英語很厲害,我在想國中沒有畢業;這樣說比較不好意思——不是讀不畢業,而是不要畢業。所以去做網路、軟體賺錢,因此想英語可能不會很厲害,但是我聽到你唱饒舌歌…

  • …對,是RAP。

  • 是不是可以請唐委員,要再準備嗎?可以表演一段給大家參考一下。

  • (現場唱英語RAP)

  • 不錯,我都聽不懂(笑),我相信聽眾朋友大部分都不懂(笑)。不過我小的時候也有學一些有趣的(饒舌句),像我聽阿媽說:一隻狗跌到水溝底,狗叫猴子拿鉤子來勾狗(笑)。這樣你聽得懂嗎?我可以翻譯,一隻狗跌到水溝底,狗叫猴子拿鉤子來勾狗(笑)。

  • 所以你唸這個有一點像這個。

  • 所以你都是這樣子在學英文嗎?

  • 對,都是聽這種在學音樂劇。

  • 我們英文不好的,可不可這樣學?

  • 可以試試看。

  • 聽眾朋友,我相信你們的小孩子或者是孫子一定都有學英文,這讓我有一點感覺,意思是什麼?就是不要用英文去學英文,像唐委員你是在玩英語,你喜歡它、享受它,這樣子就會有興趣,也會學得比較好,所以我現在要開始玩英語,不過我不知道rap是不是有一點困難,或許可以把英語學得比較好。

  • 就要看你感興趣的主題。像我剛剛唸的這個是叫做「Alexander Hamilton」,是講美國開國國父的故事,因為我對政策或者這一些思想很有興趣,所以聽起來就會覺得有趣,所以就看你感興趣什麼,就找那一個音樂劇來聽,有很多音樂劇。

  • 看影片是一個很好的方式,但是我有試過,比較慢,有時會有劇情,有時久久講一次話,這樣學的角度會比較慢。

  • 對,音樂劇大部分都是唱,也有詞,你中間不用等他,就當作聽CD或者是原聲帶,之前有很多,像「悲慘世界」、「阿根廷別為我哭泣」。

  • 不錯喔!可以給提供給我們朋友們參考。可以用音樂劇學英語,不要用學英語的角度去學英語,自然就會了。所以像我剛剛說的讀書,我那一個朋友說的,我也可以參考,有時不要怪我們的小孩學習力不好,有時是我們怪沒有把他生得夠聰明,這個很無奈、沒有辦法。像學英語就用興趣去學,才會學得更好。

  • 像現在年輕人也有很多年輕人的思想,所以唐委員你的理想是除了「開放政府」之外,還有一個青年諮詢委員會,這一個青年諮詢委員會已經開過第一次會了,對於這一個諮詢委員會要有什麼樣子結果或者要帶到什麼方向?

  • 我們覺得很好的是,其實青年諮詢委員會在這一屆政府是提到行政院級,以前都是教育部或者什麼的。

  • 對,以前教育部有一個青年顧問團。

  • 在教育部,所以關心的可能是創新或者是社企,或跟教育部比較近的題目,但是我們現在提到行政院這一個層級,其實我們有很多的青諮委員關心比較大的議題,好比原住民族跟社會住宅的東西,這個就脫離了教育部的範圍。

  • 今天通過住宅法三讀。

  • 很好啊!這些都是要解決青年人的問題,所以我們讓它在這一個政策制訂的過程裡面,就實際跟我一樣在各部會開會的過程裡面,它就是進來,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跟部長、次長講,這樣子就不會想說要如何發問卷跟如何聽大家的聲音,可以直接讓這一些二十幾歲的朋友,直接進到跟青年有關係的會議裡來。

  • 這個想法也是很新,像我之前在十二年國教的課程發展委員會,我進去的時候也是最年輕的,大部分都是老教授們。現在教育部課審會是說高中生,如果選出來是小學生也可以,但是這一個重點是說大家在制訂這一個東西的時候,將來要用的時候的利益關係人,並不是都聽他的,但是他的意見要進來,像電競選手的意見都要進來,如果選手的意見不進來的話,只有協會聲音的話,其實會…

  • 所以每一個委員都挑了一些題目,都會慢慢跟部會去學習,會慢慢看到成果。

  • 你是用視訊嗎?

  • 之前FB上面有一個群組,好比他們要開讀書會或什麼都會在那一個群組討論,每三個月會聚會一次過去三個月裡面實際做了哪一些東西,哪一些需要我來幫忙協調的,所以還是有面對面開會,三個月一次。

  • 三個月一次,面對面開會?

  • 立法院開會,其實中、南部立委每天都要南北跑,不知道可不可以用視訊?有人說可以將立法院遷去台中,這樣也或許比較公平,但是官員這麼多,要移到台中去開會,我後來想一想這個可能很難實施,所以如果立法院開會要如何調整,要如何把立法院移到台中——但若這樣的話,也不用移到台中,在台北就可以視訊了。

  • 這個很重要。像我禮拜一開政務會議、禮拜四開院會。禮拜三跟禮拜五在院外,也有面對面跟視訊的會議,其實在做無紙化會議的作業的時候,大家就會學習用無紙化作業,email可以寫比較多,也比較環保。如果我要出差去歐洲或者是澎湖,我還是上班跟工作,其實大家這樣效率也會比較高,並不是全部變視訊。

  • 立法院的投票,要不要也用電子儀器投票?

  • 概念差不多。

  • 有時對立法委員來講,一個個坐在那裡很浪費時間,如果是正當需要,有必要審法案,大家在那裡,那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但你想國民黨有可能拿一千個案出來,如果可以電子投票,那就很舒適了(笑)。

  • 我之前去歐洲的時候,在英國的Westminster,他們的國會議員投票的時候,還要走到走廊,一個走廊叫做「贊成」、一個叫做「反對」,所以我覺得慢慢來啦!你們跟資訊處討論一下,應該會有滿好的方法。

  • 我們期待唐鳳委員用你的專業,看有什麼方式可以比較省人工、紙本,讓我們的社會有一個不一樣的角度使其進步,以後還有時間的話,我們再請唐委員就你的專業,診斷對臺灣還有什麼可以調整,我們再一起打拚。因為時間的關係,已接近尾聲,今天非常開心邀請到行政院政務委員來跟大家討論這一個主題,也希望以後有機會再邀請唐委員跟我們解釋更深、更廣的運用,或者是當政務委員以後對臺灣的改變可以講給大家參考,也很感謝唐委員。

  • 很感謝,謝謝許委員。

  • 也希望下禮拜一還能與我們聽眾朋友在空中再會。